轉貼:來自臺灣的丹麥媳婦,亮麗背後的洋蔥路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筆記截摘:

 

二、有人的地方,就有隱藏的階級

被稱為與天堂最接近的丹麥,沒有成為移民社會的需求與背景,因此想找工作,外國人得先擁有當地學歷、流利的丹麥語和英語等層層關卡,相當困難。

那邏輯就像人人都能進去 Hermès,但不是誰都買得起,有人的地方,就可能有隱藏的階級。

心艾還必須面對,兩個孩子擁有父親的血統,能隨口說出純正的丹麥語,他們的社交圈從出生就開始,心艾得從「誰的太太」、「誰的母親」來努力讓自己被看見,這份隔閡常常讓人從心底滲出孤獨感。

三、非物質取勝的社會,考驗真實的自身價值

物質在這沒什麼意義,因為扣掉超過 50% 的所得稅後,送報生與律師,彼此均富,這考驗著台灣人得真實面對自身價值,無法用學歷、工作、外表行頭來定義自我存在

她笑說著母親也被丹麥女婿影響,對自己放過許多,這門課題,她學到最多的—─便是懂得自己創造幸福。

這時候,我突然感到「這世上最殘忍的掠奪,是在孩子的心中放入恐懼」。我們活在父母與人們的期待裡,習慣創造標籤、以達到要求,用自身的優越作為幸福

台灣孩子的心在高度的競爭與比較中,變得脆弱不堪,我們把一群孩子訓練成站在起跑點更前面的鬥牛,還沒出發,就回頭跟圈子同伴鬥得你死我活,我們即使遊走在其他文化,也無法輕易卸除恐懼。

我們至習慣這份恐懼,過多的幸福反而無法適應。直到和心艾一同回首來時洋蔥路,看她不斷在兩國文化裡掙扎、平衡,最後淡然且自信地走過,才明白光鮮亮麗的背後,辛勞是雨水、堅忍是種子、樂觀是陽光,才能在屬於自己的家園,遍滿大樹。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9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