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我們或許不是天使,「選擇」卻能造就我們長出光環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編碎語
原諒 孩子才能拋開錯誤、自信成長

有時候面對別人的錯誤,或許我們可以像神父一樣,原諒對方的錯誤,尤其是小孩子的!

如此他才能重生,選擇往正確的道路邁進,而不是罪惡 => 自卑 => 沒自信。有的孩子甚至最後就放棄自己了!

因為覺得家人不再相信他會改過變"好子",他也就相信了自己不可能變成好人了,並選擇了自暴自棄去抗議家人和自己。

內文筆截:

 

「你和他聊聊吧,他一直說自己是垃圾。」親人的眼神絕望,希望我能幫的上忙。」

「他和同學去書局偷書,被抓到後送警局,整個人就完全失去了信心。」

我走向男孩,坐下,鼓起勇氣說出我的秘密:「我也是小偷。」

男孩抬起頭來,一臉疑惑:「真的假的?」

「真的,而且一偷,就是兩年。」其實我早已忘了這段塵封的往事,今天能平靜的說出來,自己都感到訝異。

「小一時,我看到自己的大哥從媽媽的抽屜裡拿了五元,就看了一場電影,我也有樣學樣。

但大哥可能只拿一兩次,但我卻拿上癮了,而且越拿越多,最後都是兩百、三百的拿。」男孩眼睛睜的很大,露出清澈的眼神,他對於這位為人師表的親人,竟然也曾有如此不堪的過往,感到不可思議。

「最後怎麼被抓到的?」

「是被家裡的會計抓到的,他通知我母親,然後在人來人往的會客室,我母親不斷的訓斥我,告訴每個路過的人:『他是小偷!』」

「好丟臉!」

「真的丟臉,我漲紅臉,不斷的啜泣,我只記得,我的頭擺的好低好低,我以為….」我突然有點激動:「我以為這一輩子,我的頭再也抬不起來。」

「你很自卑?」我點點頭,我知道「自卑」也是男孩目前的心態。

 

其實家人從此再也沒有提起這件「見不得人的事」,但每隔一段時間,那張不敢抬頭的臉,還是會嚅嚅自語:「別忘了,你是小偷」不知是誰說的:「細漢偷挽瓠,大漢偷牽牛。」我竟深信不移,一直在等待自己靈魂的崩壞,而且相信有天我會偷牽一隻大牛,來昭告天下,這是一顆「壞種」,無誤。

 

大四那年,我知道自己學分補不完,確定延畢了,一個人像遊魂般走下山,踱到淡江戲院前,也不看上演什麼戲,買了票就衝進去,只想把那顆「壞種」藏在黑暗中。

螢幕上,勞勃狄尼諾和西恩潘兩個傻蛋,飾演不堪被獄警欺壓的逃犯。他們為了不被抓到,逃入教堂,結果誤打誤撞穿上神父的服裝。他們仍是一副痞子樣,但被迫要以神父的身分做出指示時,身上善良的本質,漸漸顯露出來。

勞勃狄尼諾在片回答信徒:「如果上帝讓你覺得「舒坦」……就去相信祂,那是你的事。」電影並沒有告訴我上帝有多偉大,但它提醒我有個讓內心更爲「舒坦」的東西。

出了電影院,喵一眼電影海報,才知道剛剛看的片子叫《我們不是天使》(We’re No Angels)。

「是啊,我不是天使!」我知道自己壞。

出社會後,為了還清老家債務和買房的貸款,在私校時,我不得不跑補習班,同事看我行色匆匆,會笑我:「你那麼缺錢嗎?」我不好意思回答,我知道自己壞。

但有些聲音慢慢在身旁出現,「謝謝你,你是一個改變我一生的老師。」或是「被老師教到好棒,覺得頭上有光環。」

頭上有光環?不可能吧!我只是一個遲到早退、市儈貪財、在補習班賣藝的教書匠。

我知道自己壞。在太平教書時,「誤會」我本質的教務主任,竟為眼前瞎忙的我所矇蔽,一直稱讚我:「謝謝你主動扛起這麼多責任…謝謝你一起把這所新學校辦起來了!」我開始懷疑起自己。

轉到現在服務的學校時,我突然立志以後做任何決定時,一定要做「讓自己覺得舒坦」的決定

第一個決定就是「上班不要再遲到了」。然後一天,接著一天,我每個早上都在床上做抉擇。直到八年後,我進校門時看看手錶:8:03,終於遲到了。我不禁微笑:「呵呵,我這個人還不賴,一堅持,就是八年。」

然後,我當了主任,常常要上台對幾千個人講話,當下只覺得自己是個騙子,雖然嘴裡講的是規矩,但心裡卻在OS:「別被我騙了,我知道自己壞。」

之後讀到一種病,叫「假裝症候群」臨床定義是「病人無法內化個人成就,總覺得自己是個虛張聲勢的騙子」。才發覺,自己得了這種病。但這幾年,我痊癒了。

我知道因為「不斷正確的選擇」,我已經變成一個完全不同的人,我開始相信自己的出發點是善良的,開始確定自己的言語是真誠的,甚至,知道自己並不壞

 

現在,40年前那個偷錢的男孩,已抬起頭來跟我道別了,但我知道,另一個男孩心中的「偷書賊」,還沒離開。男孩今年考上國立大學了,每次看他時,他頭仍是低低的。

「他還是自卑,他還是不相信自己,他還是常說自己爛。」親人們談起他時,仍是這樣的感覺。

我知道那種沾黏不去的罪惡感,我知道要肯定自己有多麼的難,但我知道選擇能帶來改變。

 

就像2014年電影《如果我留下》(If I Stay)中的台詞──「一生中,有時候是你造就了選擇;有時候是選擇造就了你。」(Sometimes you make choices in life;sometimes the choices make you.)是啊,是選擇造就了現在的我。

 

我仍記得「過去我曾做過壞選擇」,但我想告訴即將成為大學生的男孩,只要未來做每一次選擇時,我們都能做「讓自己覺得舒坦」的善良選擇,選擇就會造就我們,讓我們頭上再長出光環。

真的,男孩,光環會再長出來,即使我們不是天使。(本文轉載自蔡淇華臉書)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fourteen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