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ASD只是一個人的一部份>

我沒什麼特別目標,當有一天,要說亞、不說亞,都可以時,可能就是我的目標=亞只是自己的一部份。

那天ASD人會像同性愛者,跟精神科醫生及全世界的人喊話,我們只是不同狀態的人,謝謝接納我們。

潘朵拉, 點我閱讀

那天大概也是全世界人類學會相互尊重、理解和世界和平的時候吧。(要到那樣的一天,上一段話才會實現吧~?!)

 

PS.其實很討厭聽到亞多可憐=還有更可憐的人。

不喜歡這樣聳動、鼓煽的言論=可憐之人有時有可恨之處=因為「可憐」這個情感,被想要受可憐者利用了。(對這樣的言論會當情感抒發啦~不會因此和人起衝突,這小事啦~XD 長期關注一個人的言行才能知其人。)

同情、可憐的關係無法持久。(任何偏頗情感都無法持久關係)

 

◎ ASD人只需要被協助「正面」「正確」的了解NT、了解社會。(要教ASD憎惡NT?!還是教ASD認識NT,學會和平相處?!)

◎ 被正面、正確的「接納」和「採用」。

 

PS. 也不想示威遊行。努力自己可以、該努力的,然後,「等待」=等待人類學會尊重、理解和世界和平。可能自己的壽命等不到那時。。。也無妨。人類總是哪一天會進步到那個狀態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