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HK報導 預防年輕人的自殺 ~邊緣性人格~

● 邊緣性人格障礙,對患者本身,及其家人的影響很大?

是的。這個障礙最主要的問題在於,人際關係上。

患者自身的情感經常如同坐雲霄飛車一樣,起伏很。家人也不得不跟著乘坐上去,相當辛苦。

這些患者們擔心被拋棄而不安,如同かおりさん說的,因為這些想法而發怒,卻只能任由自己被情緒挾持。不止自殘過,還有,一直覺得空虛和虛無的感覺。覺得自己活著也沒用,一直是這樣很沈重苦悶的感覺。

 

 

● 邊緣性人格障礙的原因

現在還沒能徹底知道病因,不過,陸陸續續有新的臨床經驗發表。例如,在腦部機能有無顯現異常。

還要考慮到社會文化因素,例如,在先進國家有病歷;但在發展中國家卻沒有。

另外,都市有;鄉村卻很少。在這些臨床經驗中發現,有可能與社會文化要素相關。最重要的是,養育環境。在壓力過多的養育環境中容易致病的臨床經驗已經確認。

 

 

● 為什麼20、30歳左右發病的人最多?

以人的生命週期來看,這段期間較易有衝動行為,因此推測,發病較多的可能性於此。

過了那段期間,30、40、甚至50歲以後,可以期待病症將會漸漸緩和下來。當然,經過治療後提早痊癒的人很多。年紀增長對患者而言,有許多助益。

 

 

● 日本國内的患者數

並沒有確切的研究。不過,在美國,罹患率據說在1.2%左右,用這個來比對日本國內的相關資料,日本大概也差不多是這個發病率吧。

這絕對不是罕見的病,我們院裡的患者數一直在增加。再看到自殘和自殺未遂的數量增加,這個數據應該是相當可信的數字。

 

 

● 該如何與患者相處?

如方才所說,不只當事者,可能連身邊的人的情感(緒)都會一起像在坐雲霄飛車一樣。這並不是很容易做到的事,不管是患者本身或家人,只能斷地練習找回冷靜

習對事情的看法不要只有一種,養成多從其他角度想事情的習慣。

不心急,慢慢來。

如果身邊有人協助,患者應該能更快回復。

 

 

● 為什麼醫院大多不願接受邊緣性人格患者?

這是件很遺憾的事。不過,必須要說的是,治療需要時間,而我們目前沒辦法好好治療這類型患者是現狀。

醫院為患者竭盡心力治療,是醫療的本義,不過,如同前面說過的,這是容易治癒的症,有許多的困難存在。當然,不醫治不是件好事。

 

 

● 日本政府的對策

政府對於邊緣性人格障礙與自殺問題息息相關乙事已有認知。只是,目前尚未有具體對策和行動也是事實。

另一方面,在歐美預防自殺觀點中,有積極行政作為的國家,其中,澳州設置專門治療邊緣性人格障礙的醫療機構。這個機構以邊緣人格的思考習慣、情緒管理等心理治療為主的醫治。

日本完全沒有針對邊緣人格治療的醫生,是目前的現狀;在澳州,這個機構的醫生會頻繁地到各地醫療院所開研習會,和地方精神科醫生交流,教授其如何與患者相處及心療法。

這家機構在12年前開設,集合了精神科醫生及臨床心理醫師,組成團隊進行治療。目前已有約2,500人就診。而且大部份患者在接受治療後2年左右,就停止自殘行為,症狀也穩定下來。除此之外,他們也有以電話來對患者及家屬做疏導建議。

 

 

● 為什麼這個治療在日本不普遍?

澳州將治療邊緣人格作為預防自殺對策,要有效進行則需在患者治療費、機構裡專門醫生的養成、政府補助等方面投入。另一方面,日本和澳州的醫療制度也有差異。日本自殺預防的重點主要在中高齡者,對於邊緣性人格障礙較少重視。

另外,澳州採用的心理治療法需要時間,在日本,耗費時間長、收入少、收支難平衡下,很少有醫療機構願意投入。

 

 

● 日本必須採取什麼對策?

其實這幾年,對於邊緣性人格治療有著急速的進步,只要治療就能治癒的案例愈來愈多。日本如果引進該治療方法,應該有所助益。

實際上,日本也有非常有名的精神科醫生致力於治療這個難治病症,已有相當不錯的成果。

只是,遺憾的是,這個治療通常只在診間或醫院,病患家屬參與率極低,地方性的社會資源也未能一起投入去形成定制,也就是沒有固定的支持體制。為了形成這樣的體制,我們還在努力著。

 

整理自:出処―若い世代の自殺を防げ ~境界性パーソナリティー障害~_No.30122011年3月3日(木)放送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按讚,繼續關注心靈健康問題。精彩閱讀,將持續分享。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