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亞斯伯格症醫生》不翻譯整理筆記

照片截自「僕はアスペルガーなお医者さん」可以從amazon JP購買「Kindle版」閱讀,以下內容為書中篇章的翻譯整理分享。

 

作者是一位整型外科醫生,「兼」亞斯伯格症者。(以下以第一人稱"我"來寫,我=醫生=此書作者)

前言處寫到「出櫃」的動機。裡頭寫了幾件大概是一般較少知道的。

「我只對我感興趣的事完全投入、調查、收集;對於不在意、沒興趣的事,我幾乎碰都不會碰」

「我可能聽不懂你的幽默;但我個人很幽默」

「笨蛋訂的蠢規則,我卻會徹底嚴守」

 

一開始就曝露馬腳的是你自己,不是他人看穿你

 

[張冠李戴的不講理!]

我在小學二年級時,一個聖誕節禮物交換活動,帶去學校要當做禮物交換的劍不見了,慌了起來而大哭,一位較高年級女生說:「忘了帶禮物嗎,沒關係喔,不哭囉」,還是把我加進活動圈中。

坐在禮物交換圈圈中,看到我的「手作劍」被小偷當成自己帶的禮物傳遞著。這時腦海瞬間情緒爆炸「我根本沒忘!我根本沒忘記帶!不對!不對!不對!」,拼命大叫著的腦袋!嘴巴卻一點聲音都出不來!!只有不斷跺地的嚎啕大哭

腦袋情緒滿點的我,把那個讓我加入活動圈圈,又給我禮物當作交換品的高年級女生的禮物撕得碎爛。原本應該開心的聖誕禮物交換活動,在不愉快的氣氛中結束,我也從此被當成討厭的人。

一般的小孩可能會馬上反應:「我沒忘,我有做,而且有帶來」;發展障礙的小孩,只要情緒佔滿腦袋就無法思考反應。即便周遭的人紛紛說「還好嗎?」、「先不要急著哭」、「發生什麼事了?說說看」等等,這些話在當時完全都進不了我的耳朵

不只如此,「不對!不對!不對!」這個高分貝的聲音,接連二、三天都還在我的腦海中迴響。這件事,即使已經過了近40年,現在已經相當程度的克服了亞斯伯格症的我,當時的景象還是歷歷在目,一股有苦說不出的悶厭叫我淚水難抑。

這件事,我最在意的是【我明明沒忘記帶,卻被硬說是我忘了帶】。

我最喜歡遵守規定了。我不能接受「善惡不分、草率、揹黑鍋」等事。結果被高年級的女生認為是「忘了帶禮物,感到羞恥而哭了?」,這完全不是事實,而且她還這樣跟大家說,這是我最不能原諒的事!

 

如果你家的小孩也有上述類似的情況,可以怎麼幫他呢?

首先,請不要擅自認為「他忘了帶」。請詢問他:「什麼事讓你這麼傷心?」,去他不是忘了帶,而是劍不見了的這個『』。
然後告訴他:「不見了也沒關係哦~我們先來交換禮物。」這樣的話,劍不見當時的腦海的慌張能被暫時緩解。

從那天開始,我就好像防範盜賊一樣,到校以後,經常警戒著,慎防可疑人士動用或偷我的東西。

我那個如坐針氈、腹背受敵的模樣,在一般人看來,反而才像是可疑人士,也因此,我經常被巡邏的員警問話,真沒道理!即使這樣,我還是不斷警戒著,就算我是在全世界最安全的國家日本也一樣。不過,也因為這樣,生活經常讓我精疲力竭,所以我不喜歡外出,我也不喜歡人群。

但是,我還是會努力、勇敢的活下去。以身為醫生、身為人類的活下去。因為我要保護其他人、我想幫助其他人。

我就是這麼認真!因為我是亞斯伯格症者。

黑盒子, 勿任意點開

 

我的認真!!讓我揹著別人的錯

 

[大人不明究理之我揹黑鍋篇]

小學三年級的打掃時間,我認真的擦著窗戶,其他同學不是邊聊邊擦,就是偷懶沒在做。

認真、負責任的我,一開始一直忍耐著,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就把抹布丟過去說:「喂!打掃工作!」。有一個人躲抹布的時候頭撞到桌子。

結果老師說『我打掃偷懶玩丟抹布,害同學受傷』,讓我和媽媽去同學家道歉。「我沒錯!我沒錯!我沒錯!」這句話在我腦中叫了好幾個禮拜

那件事後,我開始覺得,只要和同學扯上,一定會有災難發生而警戒著。同學來跟我交談,我也盡量長話短說

和同學閒聊時我不看同學、也不笑。因為我不知道除了我之外的同學,到底會有什麼行為舉動。他們如同我心裡無法原諒的敵人般,恐怖的存在著。如果對上眼了,不曉得又會有什麼問題發生,太麻煩了!所以我不看他們。

他們在笑的時候,到底是取笑我?還是捉弄我?我不管。反正,老師不會保護我,也不會幫我,我只能自己保護自己。

因為這樣和人及社會的關係,在不信任感及警戒心的日積月累中,慢慢的我把自己關進自己的心中,大家都認為我是難相處的人、難教的小孩。

我喜歡一個人玩,不行嗎?我把自己關進自己的心中是很奇怪的事嗎?和人玩可能會有受傷或生氣的事發生,自己一個人唸著書要來得安全多了

那是我們這種人的個性,不尊重我們這樣的個性,一直拼命叫我們要和朋友玩,要出去玩,為什麼要這樣強人所難?

遇上述類似情況,大人如果可以確實了解事實,再告訴亞童:「知道你沒有錯,是他不應該偷懶。不過,同學受傷了,很可憐,我們去看看他。」

黑盒子, 勿任意點開

 

齊頭式平等是假平等 — 那為何你會的,我一定要會;那我會的,你會嗎?!

 

[叫音痴唱首歌?叫行動不便的人跑操場嗎?]

小學的班級同樂會,對我來說一點都樂不起來。小五同樂會上的「比手劃腳」遊戲—只能用肢體語言表現,不能說話。我抽到了「仙人掌」,站在台上的瞬間我凍住了!

「怎麼樣才能用肢體語言比出一株仙人掌?」,想了半天,我站得像仙人掌般的直挺挺著。

結果被罵「你這傢伙,搞什麼呀!」、「到底玩不玩呀!」

「我看過的仙人掌就長這樣呀!!!」心裡不斷叫著,但,不能說話

一般小孩可能會想到,或者表演被仙人掌刺到時痛的樣子。

我沒研究過植物,根本也沒好好看過任何一種植物。又,發展障礙的小孩本來就有手腳不協調,不擅長、不習慣用肢體語言表現事物。說到底,這項遊戲根本就不是我會的。而且偏偏不是抽到長頸鹿或大象或獅子,而是抽到仙人掌。。。。

 

自閉症患者 "感官、思考"比常人豐富三倍

 

[這是亞斯伯格症,了解的人才會知道]

我覺得有亞斯伯格症的好處是,還蠻會唸書的。雖然不是每一科都是我的興趣或強項。再討厭的科目,為了及格,我都不覺得苦的把它硬記、硬背地考過

即使是最討厭的國語(日語)和漢字也一樣,雖然不是非常明白字詞的意思,但是,小二開始上補習班後,我的成績一直維持在前幾名。我學過很多東西,書法、劍道、少林拳法、鋼琴等等,雖然都不是我決定要學什麼,而是母親決定的。

小五開始為了課業上補習班,只要考不好就會被體罰。我經常被罰跪坐。小六開始成績直線上昇。我會這麼用功的原因是,只要一考好,位置就可以往前移。

非常享受考好時,位置往前移的感覺。一般人好像不太會有、也不會記住這樣的喜樂感,但是,發展障礙的小孩只要記住某件事帶來的喜樂感,就會樂此不疲。會記住這樣喜樂感,好像也是亞斯伯格症的特點之一

我還是一樣不喜歡漢字,但是,我可以完全記住漢字問題集冊1~3集裡所有的漢字。另外,國語最常考的「筆者的想法是?」,補習班老師有教文章(起承轉合)怎麼看,以及文章中哪裡的語句會有筆者的心情論述,抓到那個重點,考好成績對我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中學及高中是上同一間學校。而且,我的數理很好,經常有同學來問我問題,同學之間傳著『畠山同學人很好,經常很仔細地教我數學』。因為這樣,我慢慢地習慣學校生活,也稍稍知道如何和同學相處。

大學聯考時,考量到自己的成績以及家裡的經濟為了不讓父母負擔過大,我選擇考國防役的醫大,而且,我還參加足球隊,擔任防守員,一下子,我的成績及團體活動的表現都得到大家的讚賞。

校規嚴格的私立中學、高中一貫學校,以及國防役醫大的環境,非常適合喜歡遵守規矩的我。(校規嚴格,不會只有某些同學該遵守,某些同學不用,這樣的事情發生。當然,這不包括有特權的學生,而是一般論。亞斯伯格症者在「井然有序」的環境中,會相當安心)

凡事認真得要命,最喜歡遵守規定,記憶力很好的亞斯伯格症者,會唸書的人不少。

我認為,出生來到這個世界的生命,都有其存在的價值。請不要就此認定我們是「難帶的小孩」、「難相處的同學」、「難掌控的部下」,請讓每個人的個性、專長都能有所發揮,成為有益國家社會的一份子。

黑盒子, 勿任意點開

 

資料來源:僕はアスペルガーなお医者さん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