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與AS相處、工作】

潘朵拉, 點我閱讀
Q:為什麼你對AS的特質這麼瞭解?想請教與其相處方式,是適應?還是⋯有改變的方法嗎?

A:依小孩的狀況尋求專業的幫助之外,固定要用配的方式讓他有舒適、平靜的空間的時刻(這是維持他安全感的時刻),這個時刻看是安排他學習興趣或活動(或娛樂,也給一點時間做他想做的事),其他分配的時間可以到有團體,會過分社交的環境(讓他適應在團體中的氛圍,即使他是處於安靜的狀態,有時可以把他的興趣帶到這個環境)。

狀況嚴重的亞斯會有眼神迴避或過度注視他人的問題(這問題可能延續到成年),這是一個可以觀察亞斯適應周遭狀態的指標,有時在家不一定看得出來(因為都熟人),所以家人有在團體中觀察他的機會(親自了解他在團體中的狀況,這樣比較容易感同身受他的困境,也可觀察到他的一些狀況,了解怎麼幫助他)。

與陌生人接觸的不安感擴大其焦慮感,所反應的行為也多過於僵化而不自然,這問題隨著成長,會讓亞斯對於人際處於過多猜疑的狀況,要努力幫他成為,即使『內向』但『溫和』的人,所以從小到大一些價值觀的建立很重要,不是指說教,而是讓他多可以看到正面的訊息的傳遞的事物(有時可以是間接的方式)。

一些小朋友或普通 NT 並不排斥與內向安靜的人互動,如果他能有更多這樣的朋友,會是幫助他在人群中建立連結的一個管道(小時候他還沒有太多思維去了解比較複雜的人際,所以建立的,會是先有正面且良性的環境,或可投入的興趣或活動),鼓勵或在幫助他重拾困難上,給點助力都可以幫助他降低自己的學習挫折感。

亞斯孩童仍觀察家長行為,故家長的理性或樂觀能夠幫助其成長(培養其正面的心態會是他未來人生的一大助力)。亞斯各有狀況不同,早期又是吸收學習最佳時機,所以是盡量能幫助其進步,過程常需有耐心,但一點一滴會有效果,所以家長也要對自己做好心理建設。

 

 

其實這要看你問泛自閉症頻譜上的哪種人,又是有伴隨著哪種癥狀,自閉症目前是綜合症狀(syndrome),所以是透過判斷及特定診斷技巧與歸納來斷定(不像所謂的疾病知道病源),所以頻譜上其實會有不同種人(應付情緒會有差別,這還包括智能與語言狀況不同,影響他們判斷事情)。

所以說,有些亞斯其實只是高敏感度(情緒高漲的問題並不嚴重),有些則情緒上的起伏比較大(不送早療,幾乎不太可能像一些亞斯,還可渡過一些生活狀況),相關研究有說明到,腦內的特定化學物質分泌狀況的失調(例如多巴胺跟血清素等),因為腦內結構很複雜,來自不同家庭,不論不同基因遺傳或甚有腦部損害的程度等,情形都不同(例如有約二到五成的自閉症患者血清素濃度較高),所以有些患者需要用藥,或有用藥程度都不用的。

所以,面對當事人的小事,他是什麼樣的自閉症患者?又為什麼事情產生過大的情緒反應?其實你也可以明確說一下你遇到的狀況,讓大家討論(大家會回饋不同經驗)。

 

小編提出自己很愛工作。

A:關於從事思考方面的工作,這類對事情執著的特質(如是某些事別人可能會說固執),其實在科技業,可以看到有這樣特質屬高功能的亞斯,對所要求事情的完美,願意花長時間把程式完成(這是雇主可以發揮他們的特質的地方)。

但由於坐落在頻譜上的人很廣,在加上如果還有伴隨其他心理癥狀(例如是否有學習注意力不集中或其他強烈癥狀),這會干擾當事者本身與人接觸的狀況或學習更進一步知識的可能,這可能會致使淪落到只能做重複性的工作(工作性質單純的工作,但畢竟好過沒工作)。

而思考是要長期訓練的,長期不習慣思考會導致之後在學習上的障礙(所以盡可能在早期培養其與思考或知識有相關的興趣或知性活動很重要)。

 

編碎語
A:如果抽離亞斯與人相處的某些困難因素,亞斯喜歡與投入工作完全不是什麼問題

(但與人相處的因素,確實關乎其在職場的穩定性),這是某些支持所謂 Neurodiversity 的觀念的人呼籲給予亞斯某些空間,而能幫助其生存的地方。

亞斯與人相處有障礙,因而得多透過觀察及思考去認識這個世界(要多運用些觀察及邏輯思考來認識這個世界),這是成為一個亞斯的雙面刃

所以只要成長過程能培養出對特定學習的樂趣,亞斯不會不喜歡思考,與人相處的高敏感性跟不確定性,會導致對於思考所能帶來的『確定性』,激勵了他們在這方面的發展與成就感(因為他們可以跟常人達成一樣的東西),這是亞斯一個很重要可開發的地方(但早期要有這個學習環境跟機會,要不然以人的惰性,養成不愛思考溺於舒適也是可能)。

編碎語

也不要被亞斯一定有所什麼特殊多聰明的迷思所誤導(雖說這有時被拿來當激勵的教材),而是看個案的調整,其能接近適應社會條件的情況下,觀察及安排其可學習的項目。

思考能力這東西不會是自發的,心緒紊亂會影響一個人的思考,邏輯也要搭配經驗等去做歷練(維持學習),所以早期對於智識學習的安排是一個必要的歷程(不論他聰不聰明),加強其自我意識,而不是從小到大都只限制在情緒的框框裡(雖然面對這樣的情緒感已經是人生必經的歷程),這種東西牽涉到自我意識感,亞斯仍會面對人與人情緒的衝突,但自己能夠多理性的思考,有時是幫助自己的途徑,沒法控制情緒,又沒法思考,那就會是一個災難。

有時亞斯在抑制自己一個心緒狀態會有所失調或過度投入,好的事就是一直支撐在那邊(人家會說有毅力),壞的事就是一直沉迷於其中,因為排斥情緒互動的特質,在封閉的狀態下養成這樣的性情(從小到大與外界互動的選擇少所造成),這是情緒長期無法發洩的副產品,所以對一些東西的投入或嗜好可能過度,腦部運作會消耗能量、會疲乏,過度使用都是會消耗的,所以得找一個方式在每天或每週讓大腦休息,讓大腦能放鬆,飲食或營養及作息上也做適當的調配,會是有幫助之處。

過度敏感的特質會讓我們比常人消耗更多心性,承受更多壓力,消弭這些負向情緒會讓我們的生活更冷靜一些(而不是停留在這些情緒的震盪中,對常人來說有時過去就過去了,而亞斯可能還停留其中,因為常人可能還有許多社交活動可以轉移情緒焦點,所以亞斯得用另一種方式,在社交缺乏的情況下轉移情緒焦點)。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