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知識提升】

潘朵拉, 點我閱讀
社團裡,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覺得對亞斯人很有幫助,整理分享。
希望沒有遺漏,這些內容很寶貴!

能夠帶領亞斯人走向,見到光明那盞燈的,就是亞斯的朋友,也是亞斯的神,小編想法啦~(吐舌)

他離開社團了,希望不是有任何不開心,或有人打擾而使他離開。在此祝福,也謝謝他!m(_ _)m

對於John Bowlby「安全堡壘」的想法分享。

孩童在非常小時,其父母的教養的確會對其成長過程的心智人格(尤其在與人互動這一塊)影響非常大。

例如 BPD(邊緣性人格) 患者,小時候由於父母教養的不完整(例如出現對小孩冷漠或不完整的照顧)等因素,致使小孩對親近者的認知有所混亂,當透過大腦斷層掃描可以發現他們的杏仁核跟腦部邊緣負責情緒區塊,對他人的情緒表情呈現異常敏感的反應,這陸續影響了他們的心智機制(Theory of mind)與同情他人的能力這類根植在心中的不安全感會很深,帶來他們成長過程對人的不信任對他人的負面情緒非常敏感),這是一個非常實際,小時候的教養或與孩子的互動如何,影響其成長之後對於人際交往所呈現的安全感的例子嚴重的 BPD 患者會出現自殘等嚴重的情形)。

其實基因在我們早期,從嬰孩開始等各階段就開啟了很多,透過環境接收來發展內部成長的機制(接收訊號的不同,會影響大腦等對應機制的發展),例如曾有過實驗把特定動物打出生就一直將其雙眼給遮蔽,眼睛沒有接受光線,相對應腦部處理視覺的區域就不會照預定模式發展,一特定時間去除遮蔽物後仍造成此動物的永久失明(沒有相對環境的刺激,腦部特定區域脫離發展此區塊的路線),這研究相對的說明,腦部於特定時期,對外界刺激的反應對特定發展的可能長久影響

相對的說,為什麼孩童在特定時期,其學習語言的能力非常佳,因為,在相對的時期,大腦以準備好去對應發展這一塊的能力,同時特定時期,與照顧者的互動也是大腦準備接受環境(包括教養者),如何與其互動,以產生相對的機制(大腦透過環境去建構其資料);

如果收的是錯誤的訊號(嚴格上來說是不同的訊號),那它會塑造成其對於外界環境(包括與其互動者)互動的不同認知與反應,早期接收外界互動環境建構,內部發展所需的各階段在一定時間會陸續趨緩下來(然後對成長後造成影響)。有特定探討,早期特定階段的互動與依附心理(關係到 Attachment theory)的發展有關。

順便一提,人的早期信任感的形成與 Oxytocin(催產素)有關(腦內機制透過此,刺激母方照顧嬰孩),這是後期對於人與人信任感,就生物基礎上的研究的一進展,提到它對於成長過程,包括社會認同等有影響。

相關研究也有討論到,自閉症患者與 Oxytocin 的關係(陳述其可增加患者辨識他人表情,與聲音上所傳達訊息的能力)。

也有相關研究表明,含有特定接收 Oxytocin 基因者會較擅於解讀他人的情感表達。

以及 Oxytocin 也含有抵消杏仁核(如同信任偵測器般)對於恐懼的反應的作用(杏仁核損傷患者傾向更易於相信他人)。

所以總的來說,相關研究表示 Oxytocin 對於人對他人的恐懼感有影響(亦牽涉到會否更正面看待他人)。這一方面關於信任感就生物基礎的研究亦是可關注的地方。

 

Q:請問邊緣性人格BPD算是病症的一種嗎?

A:早期心理分析通常較易面對治療精神官能症(Neuroses)者,此類通常較由心理因素引起的症狀(如憂鬱症、強迫症等),精神病(Psychosis)方面的患者則較不易於透過心理分析去治療(例如精神分裂症),BPD(邊緣性人格失調)的被診斷者,被認為介於此兩類邊緣,故被描述為邊緣性人格失調(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治療時易如同面對後者的情形,後期將其視為綜合症狀(Syndrome)並編入 DSM 手冊裡(也有專家對其定名有所意見)。

 

Q:擔心自閉症遺傳的問題。

A:自閉症狀的特質會遺傳(指在頻譜內,可輕微,或比較多程度),而且算是各類心理症狀中在遺傳的可散佈性最高的,可以達八、九成(指可以有這個機率,但不是說一定都那麼高的機率,這會牽涉到家族或配偶之間的遺傳基因的狀況),也就是有出現過五個中有四個有在自閉症頻譜內這樣的機率(在頻譜內是指可以輕微或可以有一定程度,如果都很輕微,家族內的人格特質就僅是單純偏向人格特質內向,那這就不會是什麼問題),這是一個可發生的分佈,所以很難一定跟妳保證什麼(指說會與不會),畢竟這又跟家族或配偶間特定基因的顯性的發生機率等等有關,沒人可以告訴你,家族或配偶間在這方面的狀況。

機率並不是無意義,國外研究一定都會用相關統計的科學工具做數據上的觀察,了解各種症狀的散佈性跟發生率(追溯原因又是另一回事)。

機率有無意義看妳從什麼角度看,小孩沒生出來前沒人能告訴妳,如果妳才生一個,很難跟妳說什麼機率如何(有些人會觀察家族內的親戚間的特質狀況),但要不要因為這樣就害怕不去生?這是一個『個人選擇』或配偶間生育選擇的問題。(妳可以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下一個小孩有同樣的特質,覺得自己現在到未來的養育的心理準備上可以接受嗎?這是一個心理準備的問題,是為自己、也為未來的小孩負責

 

Q:ASD是否能根治的問題。

A:在此症狀(Syndrome)的人皆是用落在哪個頻譜(Spectrum)去解釋,也就是我們對其根本原因還沒有很清晰的了解,而是從發現有此狀況的人,所產生的外在表現去歸類落在頻譜的哪個區段。

所以如果在各方面呈現的狀況比較輕微的人,就比較容易靠後天學習去克服某些面對環境的狀況。

最近聽到國外針對包含有語言障礙的自閉症患者,透過音樂歌唱讓其學習如何改善語言運用的缺陷(但不是每個人都有效),所以目前許多都還是對於狀況改善療法的研究。

因為,如果所謂的『治癒』,有時我們需了解根本原因如果還沒有很根本的了解,加上這頻譜的定義又很寬,所以只能針對當事者,每個人所呈現的狀況,透過許多方式去幫助其適應環境與進步,這是困難的地方。

 

神經學家做研究 發現自己就是心理變態

A:The Psychopath Inside,這本書我有找來看過,書不厚,很快就可以看完,在這本書可以發現跟對抗自閉症的 Temple Grandin 所描述的面對自己人生的情形,雖然所面對的先天因素所造成的困難有所不同,但有個共通點,就是後天環境跟他們所接觸的人,讓他們不致於落入最糟的局面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ighteen − nin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