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生活方面】

潘朵拉, 點我閱讀
社團裡,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覺得對亞斯人很有幫助,整理分享。
希望沒有遺漏,這些內容很寶貴!

能夠帶領亞斯人走向,見到光明那盞燈的,就是亞斯的朋友,也是亞斯的神,小編想法啦~(吐舌)

他離開社團了,希望不是有任何不開心,或有人打擾而使他離開。在此祝福,也謝謝他!m(_ _)m

Q:有人詢問,經常被父母說做無意義的事,那何謂有意義的事?

A:當學生時,把課業維持住,出社會後讓自己在職場上有一份可以維持生計的工作,那就已經是很不錯的一件事。

至於其他時間則看自己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自己的安排,是自己負責的一件事(雖然別人可能用別人的價值觀去看待,家長也可能會有不同期待),亞斯如果生活較封閉的,活動方式可能較固定。

如果沒有家庭生活(婚姻等,那又是另一種生活模式),那看自己怎麼規劃自己的活動(興趣或學習的投入,終身學習會是一輩子的一件事)。

『意義』是很籠統的東西(每個人的生活可運用資源、狀況或可追求目標與可發展人際活動也都不同)。

只要生活作息健康,能維持對應生活(學業或工作)的壓力而或有放鬆的時刻,那基本上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至於自己的生活活動與目標怎麼安排,那是可以摸索的一件事(這在人生每個對應階段會有所不同)。

這個時代的可運用資源與資訊等,可發展活動其實比以前方便或多元許多(例如有人喜歡安排旅行或戶外等知性活動,或有些人是發展對攝影或繪畫的興趣,或像你提的特定題材的書籍閱讀,這並不一定都是什麼很嚴肅的課題去定義其意義性)。

每五年或十年都可以檢視自己的生活規劃與目標配合生活去調整(看看下一階段想達成什麼)。這方面牽涉到生活與時間管理,也是可以有計劃的去實行。

有些亞斯可能還在面對如何維持工作穩定的問題,或還在對自己如何穩定自己的心性與外界互動做調整,所以一定適合拿外界的價值觀來做過多的比較,在這點上努力維持面對社會與生活的平衡就好。

亞斯小時可能因為社交範圍有限,會有需家長多方安排活動與學習,成長後則看自己如何因應生活時期的不同做進一步生活上的變化,用這些變化來活絡自己的生活上的豐富性,對自己的心性會有相對的回饋。

 


這則發文獲得的回覆。

A:不是每個人都適合,或一定遇到困難就需完全跳脫所遇到的環境,在這樣環境調適自己,或尋求幫助也是很重要的學習過程

但如果所處環境或人事互動已經讓當事人會對他人有產生傷害對方的想法(甚至希望對方不在世界上),我非常不建議當事者持續處在會另他產生此想法的環境或框框裡。

這並不是逃避問題,而是環境已經他所能負荷,或那環境沒有人可以持續告訴他,什麼是對或錯的價值判斷,或因而助長自己的暴戾之氣。

什麼時候該離開環境,或該於環境中學習與成長,會因當事人所處的狀況,或能尋求幫助的管道的異同而異,最基本的底線是,不能讓自己失控。

所以我會寧願當事人先轉換環境,先以能心平氣和地看待自己的處境為主(而這不代表逃避問題,而是面對問題的一個中繼站)。

通常我們所屬的環境不用考慮是否自保這件事(除非與工作性質有關),如果你年紀還輕,就需考慮自保這件事,我會對你所屬的環境存疑,思考到這環境是否適合於你。

關於亞斯與危害他人行為的關連,我們當然不能直接將此做直接線性的連結,這幾年國外幾個重大案件就有牽涉到某些個人、某些屬性的探討(我保守的這樣陳述),但成因直接就是這樣的屬性造成,同時也牽涉到環境,以及不斷的負面訊息的刺激與錯誤價值觀的累積有關。

我只這樣講,亞斯在一個的環境,是對其成長最有幫助的,但是這是理想上,現實不一定每個人能夠選擇(尤其亞斯有時面對社會或人際互動的手段與判斷有限)。

因此,我還是覺得亞斯能夠讓自己處於專注,在對自己自我成長及跟自我充實與學習有幫助的環境,佐以對社會與人際互動的認識(畢竟還是一定限度地要與人互動),才是對亞斯一個最富有正向的發展方向,是非,專注在能帶給我們正能量的人,或說人事物,內心能夠平靜,會是亞斯在面對生活的挑戰的一個良性的緩衝地帶

 

Q:有夥伴表示社會愈來愈亂。

A:負面與否,有時牽動在一個人主、客觀上的生存條件、個人思維與環境及與環境互動的方式(有些事不利於己,就可能當成負面),以及相對於這個社會所擁有的資源與位置(甚至個人成長背景,與被賦予的機會),努力找到相對於自己可生存的位置吧,不要輕易對抗、超過自己能做的事(而讓自己身心俱疲),留點空間讓自己進步,在進步中求生存,知悉自己的優缺點,找到屬於自己可生存的框架。

至於其他事,是大環境的問題。基本的要件站住腳了,我們才有心力去開發更多能帶來更多可能與進步的事(因為沒有事可以一步登天,包含我們所要求的進步)。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20 − twel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