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Henry Lin朋友給亞斯夥伴的建議【霸凌方面】

潘朵拉, 點我閱讀
Q:有亞斯排斥中重度自閉,或亞斯比他嚴重或智障的人,明明自己經常遭受排擠,卻無法同理這些人。

A:這個問題,有時是心理投射的問題,以及自己接不接受自己的狀況的問題,如此的一個下意識的心理投射。例如自己是屬於這個心理族群的人,為何會可能出現對自己相同族群的人有所反感?

自己如果處在自己所討厭的心理狀況中,看到與自己相同心理狀況的人,第一個反應可能會是排斥或負面的(因為自己也不喜歡自己的這種心理狀況),這是可能的狀況之一,所以他或她也必須學習與自己相同族群的人相處以及接受自己(而人與人相處就算有相同心理特徵,還是有其他許多因素會滲入,以及影響人與人之間的往來、互動,這同樣需要去學習與理解的)。

 

至於關於同理跟同情,有時人們在討論時,會稍微有些模糊的界線(即不是那麼二分),國外也會有一些討論到 empathy 跟 sympathy 的差別等狀況(我們在中文使用時可能不一定那麼明確,而每個人可能以為大家在講的是相同的東西)。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正常人天生有感同身受的能力與父母、姊妹或同儕的的互動同樣會影響其發展,大腦有特定區塊會驅動我們對於某些情感的反應(例如感受到別人的痛苦),但如果這些區塊沒有反應呢(或比較薄弱)?我們也可以透過另一種理解的方式去理解對方的痛苦(但就非腦中的區塊產生相同的化學反應)。當我們體會別人的難處、痛苦或困難時,這兩個區塊是相互作用的(社會學習、文化習俗與倫理規範等也都對其有影響)。

所以如果一個過於封閉的人,不了解人情世事,腦中感同身受的區塊,或理解他人的能力沒有好好發展,其實理解他人的難處是會受影響的。有 Sensory problem(感官問題)的人甚至會影響自己在這方面的判斷。不論感同身受或理解他人都需與外界互動,來幫助這兩種特質做良性的發展。

 

Q:有人提出ASD該同理霸凌者。

A:通常我們會『同理』被施暴者(被傷害者)多於施暴者(施加傷害者),這道理很簡單,就是給施予傷害者『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理由(這是一翻兩瞪眼的一件事,也是一個社會道德上的門檻),所以我們會把我們的感受與同情放在最被需要幫助的一方(被傷害者)。

當然我們仍須探討施予傷害者其動機及心理狀況,但這是需要小心看待的一件事,不管施予者其動機或心理原因為何,造成傷害者,其絕對要對自己所施予受傷害者的結果負起責任,而這個已經造成傷害的『責任』是無法『合理化』及『同情』的(也就是結果造成,他就必須要負這個責任)。

是否選擇『同理』有被傷害者『主觀上』能夠認定跟選擇(或選擇是否原諒)。

但無法將其廣義推論到我們能夠普遍性的『同理』所有施加傷害者,為什麼呢?因為每個施加傷害者其原因或施予狀況都不同,而個受傷害者其所受打擊程度及承受狀況也都有所差異(你絕對無法忽略這些差異或被傷害者的個人感受,或所造成的心理陰霾),所以我們不能輕易斷論施予罷凌者都需被同情(因為這同樣也是一個非黑即白的答案)。

所以是否同理罷凌者,不是那麼容易可以回答的問題;但對罷凌,則是一個絕對的答案(而這跟是否同理無關,也是要能區分的,無法混淆)。

也許你可以同理對你罷凌的罷凌者,但這代表另一個人就需同理其罷凌者因為每個人所遇到的罷凌者的狀況、程度等相對因素都有所不同,受傷害程度也都有所不同

再者,很多東西牽涉到『人性』,看待這個問題,可以無需先從是否同理的角度切入(也就是情感上要賦予什麼),也許會有比較客觀的解釋

最後,多同理一點「施暴者」比起多同理一點「被施暴者」還更加危險許多,也影響更多道德觀上的問題,絕對是要小心思考或解釋的一件事。

 

另外,要注意是否要用『同理』這個字眼(這關係到你對中文字義的理解),我們可以不用這個字眼,而去探討這個社會為什麼會有各種罷凌現象或不理解弱勢者的情形出現,以及罷凌者的動機、成因及心理狀況。

我會用『原諒』替代『同理』,但是否『原諒』只有被傷害的當事人可選擇他人不能替他做選擇或做決定)。

為什麼不用『同理』這個字眼呢?因為『同理』包含『正面意義』的存在,而我們不可能『輕易』賦予『罷凌者』這種正面意義,否則很容易混淆我們對罷凌者行為的解釋,這點很需要被注意!

其實可以觀察到一些亞斯對於文字掌握上的欠缺(更不用說現實生活中口說言語溝通的部分),而這是要練習的(要多閱讀及謄寫,以精確掌握文字,而可明確表達自己的想法)。

如果要說要理解當初對自己做出什麼負面狀況的人,要怎麼理解而去思考他們的動機,然後心理上可以回饋自己當初受責難的感受,我覺得這是可以理解的,完全不是什麼大問題。

不過,文字溝通的一個大問題是字義的『共識』,每個人的理解可能有落差,就像我們常說亞斯缺乏『同理心』,此時是說不在乎別人的感受只一昧地往自己的方向去做。

我在這裡看到不同人,看到或使用『同理』這個名詞其實是在理解上有所呈現不同的東西,以致不同的人看到有不同的理解,造成溝通上的落差(所以可以看到討論上的衝突性)。

對位思考的時機及狀況在不同的面向,即使用同一個文字去呈現也會有所差異,所以這是用字遣詞上要注意的狀況。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