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痛揍同學的怪小孩,古怪盔甲下有顆受傷的心⋯你真的了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嗎?公視-約瑟夫的作業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內文截摘:

 

已經不是新名詞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是人在歷經重大創傷事件後會出現的心理反應,在主流媒體形塑下,PTSD患者像是一群只會哭泣、崩潰、常做惡夢的無助受害者,但他們並非只有一種樣貌,在遭逢創傷後,PTSD可能讓當事人築起厚重的心理盔甲,旁人眼中的古怪,只不過是他們為了避免再度受傷的防衛

 

難懂怪男孩痛揍同學 全因身懷PTSD

 

「約瑟夫痛揍惹惱他的同學,在被老師拉開後,他像是回過神似地一邊壓低身體,一邊高舉投降姿勢,並且不斷地往後退。然後他一個轉身,將額頭貼牆,雙手交疊放在腦後,不斷懺悔。」──出自公視兒童系列影展〈約瑟夫的作業(Yussef is Complicated)〉。

在英國的某間學校中,有個來自巴格達,不和同學接觸,卻在許多學科上面有極高天賦的古怪男孩約瑟夫。約瑟夫因為沉默寡言、獨來獨往,在學校被排斥,被無視,但是這些他都無所謂。

直到有一天,班上的同學不再無視他,而是正面霸凌他時,他用盡全身的力氣反擊。這個事件最後引起了學校高層的注意,試圖將約瑟夫送進醫院並轉介至相關特殊學校。

 

約瑟夫的老師為了要幫助約瑟夫融入班級、融入世界,告訴約瑟夫:「別讓人覺得你很難懂。(Be uncomplicated.)」,之後,老師出了一份作業,讓約瑟夫寫下他的故事,然後親自在台上發表,親自跨出「溝通」的第一步。

其實,約瑟夫之所以令人難懂,是因為他身懷著PTSD

 

 

PTSD是創傷造就的盔甲

 

約瑟夫是典型的PTSD患者,他經歷過非常人所能想像的事,封閉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然而其他的孩子們並不能夠理解他為何穿上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盔甲,也因此造成了不斷引起爭議的校園霸凌。

 

PTSD是指經歷創傷性事故後,對外界的負面心理反應。創傷大戰爭、震災,小則如家暴、性侵、車禍之後,根據美國心理協會的判定標準,除了有過創傷性經歷以外,還須符合具有①入侵性思緒、②逃避性症狀、③情緒以及思維的負面變化、④喚起狀態與反應過度等至少4種徵兆

 

換言之,PTSD患者可能會時不時浮現似乎是他人強硬灌輸進腦袋中的想法,並且會不斷回憶起令他感到恐怖的當下,進而引起逃避現實、情緒麻木,甚至是情緒敏感、警覺性增加等等徵狀

 

 

震災和內戰 造就集體創傷

 

日本311大地震五周年,敘利亞內戰頻仍,當你關注著戰爭難民流向歐洲後的安置議題,以及歷經了五年重建後日本東北地區的改變時,仍有許多人正飽受著PTSD之苦,以及它所帶來的後續影響。

據日本東北大學調查,在311大地震受災地之一的宮城縣,3700人中至少有5%以上有PTSD的傾向,2015年美國發表的研究報告也指出,有50%是18歲以下孩童的敘利亞難民中,竟有半成以上被判別為PTSD患者。

 

台灣921大地震造成的創傷也不能被忽略。臺灣大學社會學學者李宏文也曾在〈社會工作者服務九二一震災 失依兒童少年及其家庭之經驗〉中寫道:「這些孩子失去家人後,被轉介到寄宿家庭中⋯⋯他們心裡面隱藏著很大的無助,在他人的誤解,甚至是媒體的污名化下,PTSD的孩子需要的不過是心理上的支持。」

 

 

PTSD不是兒童專利 成人也可能難脫創傷夢魘

 

PTSD的知名案例也還有像是生平被改編成電影《美國狙擊手》的克里斯・凱爾。在戰爭狙擊了160人的凱爾,退役後陷入PTSD的折磨之中,與家人疏離,並且酗酒,不斷在耳邊響起的槍聲令他難以融入一般社會生活;而另一美國軍官Brad Colbert從戰場回來後,更是向軍方呼籲重視PTSD,「從伊拉克回來後,我已經無法正常開車,到現在已經被吊銷了25次駕照。」

 

此外,法務部也曾發表,新聞上所看到的家暴、兒童性侵等等案件,在事件本身引起社會軒然大波時,背後折磨著受害人的PTSD卻往往被忽略

 

約瑟夫不是少數人種,但他是幸運的。母因為PTSD而對孩子施暴,讓孩子的創傷成為惡性循環的案例屢見不鮮,這些孩子在學校更可能受到欺負與排擠。像約瑟夫這樣,能在老師引導下跨出第一步,主動讓身邊的人認識其過去與迷茫的,仍屬少數。到底還有多少人因為近年的天災人禍正被PTSD折磨著?並且還有多少孩子們因此有苦說不出呢?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公視兒童系列影展〈約瑟夫的作業〉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