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魔鬼=我的恐懼(「遇到對方反應」後的AS邏輯)

目前翻譯的三則影片,自己覺得最靠近這個人的感覺=>亞斯伯格症候群 – 翻譯影片(2)

你的立場看到的是,亞斯的白目;亞斯的立場是,「以下表情」。【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看見魔鬼=我的恐懼(「遇到對方反應」後的AS邏輯)01 嗯????????

看見魔鬼=我的恐懼(「遇到對方反應」後的AS邏輯)02 。。。。。。

看見魔鬼=我的恐懼(「遇到對方反應」後的AS邏輯)03 。。。。。。。。。。。。。。。。。

活到現在,有無數次 ↑ 上面這個體驗,因為「別人的反應」,而"意識"到「事情」

有人會覺得這樣好受嗎?我的想法和感覺是,我不想知道!別人心裡的魔鬼=那成為我的恐懼。

經由別人的反應,有些事很單純,會知道「對方的理念」、「對方的態度」、「對方的想法」。這樣的狀況很單純,最後都是理解和接納對方與自己有不同的理念、態度、想法。請參考影片。

但是!「最可怕的是」,「知道對方心裡的魔鬼」!!!

 

 

話不要說太清楚!

不記得有一次和我媽說了什麼。。。。。在我家廚房,我媽在煮東西,就站在瓦斯爐旁,然後我嘰嘰呱呱地在說一堆話,還沒說完,她"突然"轉頭跟站在身旁約1公尺距離的我說:「有些話在心裡想就好,不用說出來。」「話不用說這麼詳細。」

她的表情像是「驚愕?」。。。。「有些話在心裡想就好,不用說出來。」「話不用說這麼詳細。」

那"兩句話後",我也就「肅然停」了下來,沒再繼續說下去。<=以上這些都是畫面
我在「狠事後」「狠事後」=這件事情過了「狠」久以後。。。。。=>以下的描述,是腦中的邏輯

「有些話在心裡想就好,不用說出來。」「話不用說這麼詳細。」

才意識到=分析=推測。。。。

是不是看到了我媽的魔鬼???我不曉得我是不是看到我媽心理的魔鬼?!真的不曉得!!

從此沒再對我媽,把心裡的想法、感受"仔細地"說出來。從那次以後!

印象最清楚的,應該要是我自己當時說的那番嘰嘰呱呱話,但,現在真的完全想不起來到底說了什麼,畫面(烙印)停留在那個場景,和我媽轉頭驚愕?地表情所說的這兩句話。

 

 

亞斯不是一般人想的那樣的白目!

有時候,有些實話真的不能說出來,其實,我知道。

很少對人說傷人話,因為,會由「話語反推」。例如:有人說,我家小孩就是在外面會"番"呀,就有人認為我都沒在教小孩。=>抱怨、訴苦=不喜歡被這樣說=不要說這樣的話

老實說,我也很受不了小孩子吵,但不是吵這件事,詳細說,是那個吵的「音量」,那讓我受不了。

不過,成人可以控制自己的存在場所,遇場面有狀況,自己消失於現場,這點真的非常開心!因為,我也是在不意外的家庭長大,倒不是說早早有發現我是AS,而是,極力想把小孩扳成,除了不能和別人不同,也不能輸給別人。因此,是在高壓下存活過來,想到就覺得慶幸,所以經常說現在是我的天堂生活。懵懵懂懂長大,後來才知道很多人的想法=社會上大多數人的想法。現在的自由、自主,讓我想歡呼~!

話題好像又跑掉了,嗯~所以在外面碰到上述情形,再怎麼有正義感的AS,也不會白目和沒禮貌的去對家長說,你都沒在教小孩。因為聽過上述的話,反推,會知道這麼說對方會感到受傷,而不這麼做。希望不會還有人認為那些網路或路上的正義魔人就是AS,說真的,想到這裡都很想嘆氣。

一直在說,有些人想裝成亞斯,其實並不容易,真正專業的人士會看得出來。因為亞斯的白目,不是一般人認知的那種白目,是「會不小心說中一些事」,「進而發現對方心裡的魔鬼」。【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話吞得下去=話不要說清楚!=有些話不能說

又例如,我「有想」對某人說,你再不覺醒,就沒救了!但,憋到現在什麼都沒對對方說,以後也不會說了。反正,我也不曉得那個人將來是不是真會像我想的那樣,真的沒救了?說不定,老天爺會眷顧她,就像眷顧我一樣!?誰知呢?是吧~那些想法會在心裡某個地方挖個洞,埋起來,然後,希望它隨著時間漸漸風化,飄出我心裡。

***********************

有人需要標籤;有人不需要標籤!=有人想要標籤;有人不想要標籤!

在社團裡待久的人都知道,一開始我很排斥不是亞,亦即,未確診說自己是亞的人。

後來,漸漸不去說,也不去反了

因為,對方可能需要一個「標籤」來看待自己,來讓自己走出去?我不曉得。

就像有家長死命要說別人家小孩、或家長自身拼命想弄清楚自己的小孩,該貼的是哪張標籤一樣。

明明這些人身旁都有和一般人不同的特別人,自己也都「無法適應」而辛苦著。但!總是有人就硬要說別人的小孩不像亞斯,像高功,或像自閉(啊都在自閉症光譜裡!!)。而那些,被說的當事者感到受傷。唉~

真的覺得弄清楚這些很重要嗎?有幫助嗎?是要評比什麼?打上成績嗎?能夠出國比賽嗎?拿得到獎牌嗎?明明就都是聽來、不專業的。。。

如果你問我,連我都搞不清楚哪個人是亞;哪個人不是亞。廢話,在網路上,誰知道呀!

只能告訴你,我心裡很清楚自己和一般人的不同在哪,我非常肯定,一般人永遠無法知道差異在哪=亞斯的感受是什麼,甚至連一般精神、身心科醫生都不會知道,只有專門的醫生知道。

又扯遠了。。。嗯~所以,有人很在意自己是亞還不是亞,而即使心裡有我的感覺和想法,也在不知多久以前就下定決心不對人說。何必去說人會在意、會傷心的話?!

一方面是,我又不是醫生;不過,真的很多人很愛來問我,私訊問,可惜的是,連私訊我都守口如瓶=花瓶沒破掉過。雖然,我還是「蠻常想」大吼!亞斯到底要幫多少醜陋、錯誤、罪過,揹負這些,到底得「代罪羔羊」到什麼時候?!我們受得罪還不夠嗎?!))))

吼完,虛脫。。。可是我也很清楚,「環境!和個性!會造就出不同外顯行為表癥」的亞斯,我正視和承認這點。(主要癥狀還是一樣的啦!!希望不要又有人來說,時代在進步,所以診斷亞斯的準則也要進步去改變,真的很讓人昏倒…)

這幾天有人說我跟她要亞斯的證件看,聽到真的很無力,打到這裡也真的無力了。無力是指,好像很懶,不想再回應那些人的這些事。

即使我有跟你要證件看,你在意的到底是什麼???你得問你自己呀!

又!我沒跟你要證件看過,而你這個反應和謠言,你覺得,我該如何反推你的反應和這些傳言?

你為什麼會這樣想?為什麼會這樣傳?你在在意什麼?你心裡的魔鬼是什麼???不想打了。。。懶。反正,你是不是亞斯,對我來說不重要;對你,不一定,魔鬼在你心裡。

而我選擇不傷害你=不去說出我心裡覺得誰是、誰不是亞斯的想法=我不曉得,你想選的是要標籤、還不要標籤,說了會傷你、不會傷你?=話不要說清楚!=有些話不能說=話吞得下去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不想傷害你的我,把話吞下去,不代表我允許你中傷我!!!不用見了。

 

 

跟另一位說,社團也曾是你的表演空間,只是沒想到你是「髒話」演出。

讓人失望之餘,你還一語說出了自己的慾望和真面目。真佩服你了!!!

也謝謝私訊來說的人,「堅持」只說出你說的這番話;正義凜然地不願意抖出,上面那個不曉得在受什麼傷的人的事,謂之為「做人的道理」。
看來,私訊的人的做人的道理沒有用在你身上,連同我也認識了來私訊的人。

 

 

有時候,話會說不清楚的亞斯;有時候,話又會說太仔細的亞斯。「矛盾」。

中庸」,這兩個詞,大概是亞斯一輩子的課題

中庸是宅跟我說的啦~宅說,中庸會讓路好走、順暢些,雖然,也一直很努力地想學會和做到,看來,路還很長。。。。

 

 

宅的冷笑話時間又到了。

昨天,宅也問我:怎麼了?
米:在氣網友。
宅:不要生氣,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米:(續惱中)嗯。。。。。。
接著繼續說的宅:因為你不是「一般」人,所以,不要跟他們「一般」見識。(“一般"加強了語氣, 還邊揮手寫一字)
米:(爆笑出聲)
被帶出惱外的米:那我是幾"班"人?
宅:你「十八」班的。
米:蛤?!
宅:你「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帶功夫招式的比手畫腳)。住離地球比較遠啦~「十八班」的。。。。
。。。。。。。。
以上,宅貢獻的冷笑話,謝謝收看這段。

 

 

我有多害怕?請看這部影片,看完後或許能讓你感受到「我有多害怕」的感受。

 

 

哪天,身旁的亞斯人如果有"語出意表"的話時,可能想想,是不是和我媽一樣,一直都覺得這小孩笨笨的,怎麼有時候又好像"精得像鬼"一樣地講出令人意外的話。

亞斯,只會在笨蛋和天才間擺盪,只有極端,沒有一般,沒人能理解住在這腦袋框框裡的感受和痛苦。

很長時間是笨蛋身份,偶爾會驚人之語的亞斯,不想看見別人的魔鬼,所以不想和人接觸。。。。

<完>

結果,本來主要是想寫這兩天發生的事,最後寫最少,只有幾句話,哈~應該差不多夠懶,懶到可以揮別這些事了。難怪有亞斯作者很極力倡導亞斯人寫作,雖然內容拉里拉雜,哈哈。整理生活和情緒,還蠻好用的。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14 − eigh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