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自網路

我學語言時,學日文很快,大概因為日文相當系統性;學英文就沒那麼好了,我本來可以很好的?但,我哥跟我爸說我去學英文沒用,老師都在帶我們玩(全程英文),去上課都在浪費錢,我就沒能再去學英文了(這些我哥應該都不記得了),直到長大後自己花錢去學。不過,英文的系統性不若日文,我還沒找出它的系統性,我一直很難將它學到日文的程度。

編碎語
所謂的英文沒日文那麼好,是不太會開口講,聽沒問題。
在面對人時,心裡會緊張,儘管我面帶微笑(這是從小家裡教出來的,女生要多點笑容才會好命,我小時候是無臉鬼,沒什麼表情。又,據許多人說,她們總覺得我很有自信的樣子…)因為沒那麼常接觸外國人,所以講不好。但如果網路交談,是我感興趣的話題,我就會講了,英文。
事實上,這只是我(學)講話的過程,因為我的「中文」也是這樣,我腦袋想法很多、很快,但就是語拙!(有時候是不曉得什麼時候可以切入對方的話)但,講久了,習慣面對人、事了,要表達時也沒有想去做的旁騖時,就會表達的很好,不會簡略、大綱式的回應對方。

只想說自己想說的話,較無耐心聆聽別人說話,是亞斯伯格症的症狀之一。

即使日文,在我"只有日文二級證書"時,到日本短遊要面試會話班分級,考官問我為什麼會想學日文,我用日文回答她,因為日本是個進步的國家,我希望台灣也是,所以我要學會日文向日本學習很多東西,更尤其日本的環保意識很早,我想學會日文後找環保相關的工作…因為這樣的應答,我被分到最高階班,班上韓國學生最多,超會用日文聊天,我當時一樣超語拙,後來都一個人行動,比較輕鬆,因為大家下課都是去吃飯聊天,我喜歡跑神保町找日文二手便宜書買。

第一:很有意義,很有意義的意思是它可以「被運用地非常廣泛的」。
第二:他真的很「有挑戰性」。
第三:「有趣」。

不論是日文或環保,都是可以應用很廣、各國、各領域…不是?

 

想說的是,我的個性比較像美國人!

 

雖然我的大腦是(日文)系統性的思考方式。但其實,很多事我都不拘小節,我做事只抓重點做,不會在意太多細節,除非該細節是會影響事情的,如此,該細節就還是重點,還是會被我抓住,不然,其實我經常是從一堆混亂中找到規則、找到事情的邏輯,很快的在腦中建立SOP,然後很快地下手處理,大方向處理好,有時間,覺得小地方也弄一弄比較好時,才會去處理小事情。

同場加映>>

【推薦閱讀】自閉症與亞斯伯格症的心智與大腦 – 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高淑芬醫師研究室

這裡,家長提出的問題,心理師不是就問題馬上就知道是哥哥還是弟弟有亞斯伯格症,有看懂這句話的意思嗎?聲音敏感不等於亞斯伯格症呀!!!

如果聲音敏感就等於亞斯伯格症,心理師不會問說誰是亞斯伯格症,懂嗎?

是不是一針見血?即使資料龐大、混亂,也能很快看出"不合理、不規則、不尋常"的地方。

 

 

有看到這段的重點嗎?是有不少醫生說自閉症者都看細節、看小地方,但也有真正懂的醫師說自閉症者不會這樣,而我就是那個不會這樣的,我處理事情都會從大地方著手,但不會沒看到小地方,除非我「太專注」在重點,才會漏看了小地方,不然我做事情都是快狠準,不喜歡拖拖拉拉、拖泥帶水。分手也一樣,想清楚,下了決心就會貫徹到底,題外話,不是真的要分手,只是又多連想到而已。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轉貼:常見問題-亞斯伯格症候群_台灣e院

自閉症相關疾患的人,太會有您問題中提到的” 很愛觀察細微


<細節 vs. 整體=人緣>整體順遂;細節放我大腦或眼裡就好

 

 

講話也很懶得廢話,都一針見血(因為有太多想做的事,所以喜歡簡單,不喜歡囉嗦),我知道有很多稱懂自閉症者的醫生說,如果講話瑣碎的就是亞斯特質,但其實我一點都不愛複雜,我經常把很多複雜的事情抓重點的簡化處理,就像我也不愛人性的複雜,我喜歡自己這樣簡單的個性、簡單的生活,很平靜、很平穩。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推薦】《依然真摯與忠誠 談成人亞斯伯格症與自閉症》(目錄暨筆記)

只想說自己想說的話,較無耐心聆聽別人說話,是亞斯伯格症的症狀之一。

兄妹倆不曾經歷過人類文明的洗禮,起初充滿好奇,後來慢慢發現人類世界複雜詭譎,存在許多的欺騙。

我覺得是一般人講話太瑣碎XD,才會沒耐心聽。

還有,一般人喜歡把簡單的事情弄得很複雜,我們的新聞媒體,生活、社會裡的許多人,很累~很辛苦。

 

 

很多人不懂醫生在說的自閉症者看細節、小地方,那其實是在處理該事時,不能忽略那個地方,才會去看它,不然我不會錙銖必較,我知道有些腦發展和多數地球人不同的人很著重小細節,而且,我家高敏宅先生就是乙例,還有我身邊許多一起唸書的年輕朋友,這些年輕朋友有不少人有依附問題。

 


舉例說,我懂一個詞的意思就好,何必一定要知道它的發音,而且是一個台語詞,又不是經常會用到那個台語詞。如果你有觀察到愛因斯坦的亞症狀,你會發現他也是這樣,不重要的丟一邊去。

突然想到,會不會因為這樣,所以亞斯說話很奇怪?語用有問題?覺得不重要,丟掉~你有懂、我也懂,有catch到就好,其他小地方不重要。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推薦閱讀】自閉症與亞斯伯格症的心智與大腦 – 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高淑芬醫師研究室

第一:很有意義,很有意義的意思是它可以被運用地非常廣泛的

 

 

看醫生時我的確會瑣碎的把想到的可能性全部跟醫生講,因為,我覺得我應該要坦白,才能讓醫生掌握我全盤狀況(為了這個目的才瑣碎),去抓出我的問題點是什麼。

聽說不少地球人連看病都對醫生有難言之隱,我不曉得這樣醫生怎麼幫你診斷?雖然說醫療人員都會"望、聞、問、切",難怪地球人看個病需要看很多次?讓醫生慢慢挖掘、了解你?是這原因嗎?喔~還有地球人謊話久了,有時候會忘了怎麼說實話?

 

 

但有另一個相反的例子是,唸書時,我會先看目錄,但,我還是要掃過整篇,再抓重點,整篇=小地方被包括,但你如果把上、下例子看清楚就會知道,其實我都還是要"全盤(包括小細節)"看過,才從其中將重點抓出來,但一直focus在沒有用的小細節!!!

基本原則把握住,基本原則是永遠不會放掉的,其他都是我會去調整變動的。我是亞斯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