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誰都可以,就是想殺人 被逼入絕境的青少年心理》

目次

序章 24

第一章  秋葉原無差別殺傷事件 28

為了殺人而來秋葉原 28

青年的成長過程與家庭 30

不約而同地訴說雙親的問題。這對父母有能力,對孩子又有愛情,是努力、有幹勁又拚命的父母。反而就因為是這樣的父母,才讓孩子感到痛苦。

 


過度保護,奪其意志 31

 

「過去一直不能自由地買東西。」加害者的弟弟這麼說。然後漸漸地,「也失去想要什麼東西的慾望了。」

 


過剩的親情,奪其自立 33

 

加害者的母親對於男女交往之事也非常嚴格。「我可不准你交女朋友,知道沒?」她曾經這樣訓示。

加害者的弟弟說:「母親對於男女關係總是反應過度。」「徹底地排除異性的存在。」女孩子寫來的明信片總是被貼在牆上,像一種警告。

 

 

但孩子就是這麼長大的,交男女朋友、性關係,這些都是促使孩子成長、離開父母獨立的重要關鍵

父母期盼孩子的成長(我想應該是…)。但是,不讓孩子自由地花零用錢、禁止孩子交男女朋友,這麼做反倒會綁住孩子,妨礙他們成長。

除了交女朋友的事情之外,弟弟也在札記裡這麼寫著:「我們不能帶朋友來家裡玩,也不可以去朋友家玩。」

對父母來說,這可能是教出好孩子的一種家教,但從結果來說,卻妨礙了孩子在學習及學校以外,與周遭自由交流的機會。

加害者青年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一直想要離開父母,獲得自由。

 

 

弟弟說,因為被限制交女朋友,所以沒有看過「那個人」(在札記裡,弟弟提到哥哥的時候都用「那個人」或是「犯人」這樣的詞)整理自己的髮型,或是穿得好看、時髦。

弟弟似乎很驚訝,因為發生這次的事件,才知道「那個人」居然悲嘆自己沒有女朋友、長得不帥。

 

 

對於男女交往及有關「性」的事情,母親過度限制、過度表現出極端的不愉快及厭惡,兒子也就沒辦法順利處理有關「性」的事情。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


為維護不健全家庭!?反同志平權!?

今天學校有把教育把關好,今天我的菊花就不會被捅了。


轉貼:王晴怡:鴕鳥式性教育是誘姦的溫床

加害者青年如果在少年時期有這些經驗,也許就不會到二十五歲還那麼在意、拘泥於容貌與沒女朋友的事情。

 


迫其服從,造成強烈的不安 36

 

弟弟提到有一次吃飯時,母親對「那個人」(哥哥)大怒的事情。當天飯吃到一半,情緒激動高亢的母親攤開報紙,把飯、菜、味噌湯全都倒在上面。「那個人」一邊哭著,一邊把報紙上弄得像剩飯的食物吃掉。

必要的時候,斥責孩子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但是,不要給孩子超過限度的悲痛記憶。

而這個家庭糟糕的是,讓被斥責的孩子一邊哭,還一邊吃掉報紙上的食物。

被這樣對待的孩子,如果會哭著逃回自己的房間,或是發火頂嘴,反倒還好。

沒辦法違抗父母,只會說對不起、乖乖順從的孩子,當父母不講理的時候,便完全承受了他們(父母)的情緒

 

 

弟弟札記中說,父母生氣時從不說理由,只是很凶地罵人。

許多兒育書裡都建議大家:罵孩子,要好好地說明理由後再罵…

 


體罰的可怕副作用 37

 

雖然沒辦法斷定有「虐待」這樣激烈的日常暴力,但孩子確實有被父親毆打的經驗。母親也會,當孩子沒辦法照她的想法回話時,被甩巴掌是家常便飯。

 

 

體罰是個便利的辦法。如果要讓很小的孩子聽話,聽罰是有效的手段。

但我們必須謹慎為之,因為效果好的藥通常也伴隨著強大的副作用。

體罰人的人與被體罰的人之間,關係會變得不好。

一般來說,父母也是一邊養育小孩,一邊慢慢學習如何與孩子溝通、讓孩子聽話。

但一旦習慣了體罰這種強效的手段,就會變得不知道怎麼使用其他方法。

父母在嘗試各種教育方法的過程中,本來也可以漸漸成長,只用體罰這個手段,就沒辦法培養教育孩子與溝通的能力。

 

 

體罰更可怕的副作用是,就算…,孩子所學到卻是「必要的時候使用暴力也沒關係」。

秋葉原事件的加害者青年,到青春期便開始對媽媽用暴力。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機能不全家庭

有的甚至回以當年無法與大人對應的暴力,去支配年邁養育者,亦即「對養育者的復讐」的案例經常可見。

 

 

大多數對家人使用暴力的青少年,小時候都曾經有被體罰的經驗。

根據別的報導,加害者青年家附近的鄰居說:「哥哥小時候被罵,被關在玄關外時,聽過他的哭叫聲;也看過他在冬天超冷的時候,穿著單薄的衣服在外面。這到底是在教小孩,還是虐待小孩?都搞不清楚了。」

 


破壞自由及創造力,父母的自我中心意識 38

 

加害者青年的母親對教育非常熱心,在課業方面尤其嚴格。

犯案前,青年曾在手機網站上這樣寫:「靠媽媽寫的作文、靠媽媽畫的畫得獎,念書也是被強迫著念,所以做得很完美。」

「媽媽想要向周遭的人炫耀,所以什麼都弄得很完美。連我寫的作文也是,母親全都一一檢查過了。」

弟弟在札記裡證實哥哥所說…他記錄某天「那個人」寫作文時的情景:「哥哥在作文紙上才寫下第一句話,媽媽馬上說不對!伸手就把紙丟了。再寫第一句話,她又說重來!又把紙丟了。」

不確認孩子有什麼想法、點子,就把作文紙丟掉,這種態度粉碎了孩子的自由及創造力。

 

 

以自我認同理論聞名的心理學者艾瑞克森,曾對小學生的教育做出以下論述:

教育孩子,最重要的不是怎麼教他們讀得好、寫得好,或怎麼教他們算數算得好;

而是要怎麼讓他們在不產生自卑感的情境下,學習讀書、寫字、算數。

而且,對孩子最重要的是——透過讀書、寫字、算數,品嘗得到成果的喜悅。

奪去其自由,照父母想法寫出來的作文,就算得獎,孩子也感受不到創作的喜悅。

 


不適當的撒嬌表現 40

 

接受嚴格教育長大的孩子,乍看之下好像與被過度溺愛的孩子正好相反,但正因為父母決定了所有事情,導致他沒有養成決定事情的能力。

然後,在嚴格的家教環境中,導致他各種經驗不足,個性變得軟弱。

 


過度的家教,奪去孩子的心 42

 

母親越想要孩子好,越努力,愛就越空轉,孩子沒辦法感受。

母親說除了《哆啦A夢》與《漫畫日本傳說故事》,也讓孩子看其他節目,可是在孩子的記憶裡,除了這兩個節目,其他節目是被禁止收看的。

 

 

對青少年犯罪十分瞭解的精神科醫師桃樂西.路易斯,提到「家教」時曾這麼說:

如果說家教有什麼問題,不是關於家教不足的問題,是錯誤的方法、過度的家教才有問題。

他們(家長)對孩子一點也不寬恕,熱心於處罰。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我遇過最凶惡、殘暴的少年犯,就是小時候受過最嚴格家教的孩子。

 


關於「青春期挫折症候群」 44

 

他深信自己成績優秀,能從有名的高中畢業,全都是靠父母的力量,所以不覺得是驕傲的事情,也無法自立。

他在高中遇到挫折,產生無力感及孤獨感,一般來說,這種感覺能隨著成長而被治癒,但他因為「非出於意願」的工作,反而加深了無力感及孤獨感。

 

 

雙親因感而過度保護、過度干涉,一直以來替孩子決定所有事情

如此一來,便無法培養孩子的自立性,導致他們沒有排解壓力的能力,無法戰勝青春期的難關。

換句話說,他們就是被寵到變得軟弱的孩子。

 

 

但就算是被寵慣了的孩子,只要相信雙親對他的愛,再接受一些社會化的訓練,一樣可以鍛鍊出堅靭的身心,過不了多久也能戰勝難關。

而秋葉原青年的狀況則剛好相反,是有一對嚴格的父母。

 

 

有孩子在遇到挫折的當下,把自己關在家裡、閉門不出,撒撒嬌、耍耍任性。這時候適當地讓孩子發洩,讓他蓄積能量,慢慢地練習回到社會。就算得稍微繞點遠路,他還是能提起精神走出自己的人生。

但是秋葉原青年沒能這樣,他在網上的發文這麼寫著:「上了國中之後,少了父母的力量,我被丟下了。他們把精神全都放在比我更優秀的弟弟身上了。」

 


溝通不足導致的憎惡感 47

無法放手的父母 49

 

對青春期的孩子來說,好的父母是——放手讓孩子走出去,然後無論何時都為他們祈禱的父母。

父母不能再像孩子小時候一樣,什麼都盯著、什麼都出手相助,就算不放心也得忍下來,尊重孩子的自我決定,讓他一個人去做。

青春期總是伴隨著許多失敗,當孩子失敗的時候絕對不要捨棄他,要好好保護他,若能如此,就是所謂好的父母吧。

孩子只要感受到父母由衷地為他的幸福祈禱,就能把那份心情當作後盾,朝著難關勇往直前;而當他遭受挫折,可以依靠父母,並獲得療癒,就能再次出發。

 


孤獨與絕望感,加速前進 51

接著,又失去職場裡的連結 53

「手機依存症」 56

 

青年甚至沒能成為網路阿宅。若他能享受虛擬世界、入坑進到二次元的偶像世界裡,也許就不會想破壞現實世界。他稱自己的狀況為「手機依存症」。

的確,從他發文到手機網頁的紀錄來看,….他無論何時都在用手機,一直到睡著為止。

…網路交流版對他來說就像日記。雖然像是日記一般,但說…,不如說他的發文是在吐露每一個當下的感情。

 

 

一開始,有人會回應他的發文,但因為他的發言太過消極了,回應也就漸漸地變少。

網路上也有因為談論「想要去死」這件事而聚集的人,所以人會被孤立,不是只因為話題灰暗。

在他的發言及與其他人的對話中,可以感受到他拒絕別人的氛圍。雖然對他來說,感受到的是自己被排擠。

 

 

手機依存、網路依存,這不單指使用時間的長短,而是重視網路上的人際關係更勝真實的人際關係,甚至到妨礙日常生活的程度。

 

 


非黑即白,大逆轉的心理 58

 

這個青年將事物明確地非黑即白地一分為二——不是人生勝利組就是人生失敗組,不是帥哥就是醜男,不是朋友就是背叛者。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成人小孩(Adult Children)

▼非黑即白的思考▼

對事物皆採極端地非黑即白思考,不知事物有灰色地帶的可能。

只要和自己不同想法的,就認為對方有問題、有錯的非黑即白方式思考。

經常走入死胡同的思考方式,讓自己的人生道路愈走愈極端,選擇愈來愈狭獈,最後將自己逼進角落。

又,因這些特殊的情感經歷,在轉換工作、結婚、離婚等事上,經常以「白或黒」的方式判斷、決定。

對事物經常做極端解釋的人,有成人小孩的傾向。

他對自己的評價、對他人的評價都十分極端,不是零分就是一百分。

在職場上他絕對不是最被討厭的人;感情上,雖然沒有…,但是有一起活動的朋友,一般人應該會覺得將來還有機會。但是他沒有這樣柔軟的想法。

對他來說,如果不是對自己百分之百理解的朋友,就不算朋友。

在現實世界裡,他有認識的人也有朋友,但是心理上始終覺得自己是一個人。

他把朋友當成是「表面上的朋友」而已,而周遭的人「全都是敵人」,然後在手機網頁裡寫著:「想要有真正的朋友。」

 


秋葉原無差別殺傷事件的現在與將來 60

 

覺得自己的存在不被認可,這到底是什麼感覺呢?

他有得吃、有得穿、有得住、有手機、能上網,也可以租車來開,應該也不用擔心明天太陽升起後就要流浪街頭,飢餓致死。

但是,他的存在不被認識,沒有容身之處的感覺,就算身體上獲得必要的養分,在精神上卻還是感覺生命受到威脅。那種被追到牆角的心理,使他犯下凶行。

 

 

與世界上最貧窮的人一起生活過來的德雷莎修女曾經這麼說:

真正的飢餓並不存在於印度或非洲那樣的第三世界。

真正的飢餓是在紐約、在東京。

覺得不被任何人包容、誰也不愛自己、自己不被需要的悲傷,才是真正的飢餓。

 

 

關於犯下的凶行,青年清楚地說自己「是有殺意」。偵訊的警察也判斷他的犯行有計畫性,他也承認是抱著現實感下手的。

但是他同時也主張「自己有精神疾病」。罹患精神疾病的理由,起因是小時候被父母說「不需要你」,而感到沮喪。

但是精神病、思覺失調症等,基本上是屬於腦部的疾病,不太可能因為言語上的衝擊而發病。

 

第二章  「誰都可以」的心理 66

「誰都可以、誰都沒差」的連鎖 66

JR荒川沖站殺傷事件 67

JR岡山站月臺推人落軌死亡事件 72

誰都可以,拜託來愛我 75

有誰聽到我的聲音 78

好帶的孩子更需要注意 79

父親的職責、母親的職責 81

 

與父親有關的少年凶惡事件,製作成「連續不斷的未成年凶惡犯行 孩子們崩壞的元凶——父源病」特輯。

二OO八年七月發生的八王子路上無差別殺人事件,據說加害者的父親沒有好好聽孩子想跟他商量的事。

同一個月發生的東名高速公路劫持巴士事件,犯案的國中生說想要讓雙親為難、困擾。

 

 

各式各樣的事件裡,過度嚴格的父親、過度干涉的父親、無視孩子的父親,被孩子們如此評價的父親們一一登場。

社會曾關注過「母源病」這個詞,但是把責任全推到母親身上是不對的。

在現代社會,父親的問題反而更大也說不定。

 

面對青春期的孩子,父親應有的態度 84

 

夫婦關係冷淡,不關心孩子的教育,完全無法依靠,也別說什麼切割的職責了。

這麼一來,感到不安的母親就會轉而密切地注意孩子。孩子像是要被母親吞噬而感到不安,為了得到解放而爆發情緒。

 

 

另一方面,就算父親想證明自己的存在感,要是沒有餘裕(能力),就是只靠蠻力在支配孩子。

這樣的父親誤解了「強壯的男人」、「父親的權威」這類的詞彙。

他不認同孩子的優點,沒有道理地發怒謾罵,甚至動粗。

有些案例的孩子因為不被認同,誤以為自己是沒有用的人,不斷地犯下非行。

 

 

再者,有知識、頭腦又好的父親,也是有無法盡其職責的人。

雖然他說出來的話完全正確,但是無法營造帶有感情的溫暖人際關係。

家裡像是有個老師、牧師或醫師,從事著日常的業務一般。

在這種狀況下,有些案例中的孩子雖然乖巧聽話,但心底煩惱活著的痛苦,而逃進幻想的世界。

 

 

常言道,外科醫師沒辦法為家人動手術,老師沒辦法冷靜教導自己的孩子。

 

 

孩子最需要的不是什麼理論派的專家,而是認真地斥責、真心地擁抱、為自己流淚、為自己祈禱的父親。

 

 

對教育孩子過度熱心,壓力給得過多,反而使孩子窒息。

對孩子抱有過大的期待,卻對他的弱點、缺點置之不理,孩子為了得到父親的認可拚死地努力,但自尊心過高,沒能培育出自信,一旦在青春期遭遇挫折,想要重新振作就很困難了。

 

過於優秀的家庭也會出問題 88

四種「機能不全家族」的類型 90

 

我和各式各樣類型的家族見過面。

也有在孩子面前畏畏縮縮、沒有自信的父母。

這樣的父母雖然擔心孩子,卻沒辦法強而有力地發言,甚至讓人感覺害怕小孩。

 

 

也有冷靜、頭腦又好的父母,有能力又有愛,全力以赴,但對表現愛卻很不拿手,無法擁抱孩子、無法流著眼淚訓斥孩子。

取而代之的是向孩子「解說」,以心理學報告來說可能是可以拿一百分的報告,但那並不是孩子所追求的。

 

 

我也遇過「就算孩子做了什麼壞事,也沒辦法承認孩子做錯」的父母。

孩子因為偷竊帶到警察局接受輔導,父母來接孩子,卻生氣地說:「只不過偷了個麵包之類的,不需要鬧到這麼大吧!」或是丟下一句話:「賠錢給你總可以了吧!」這樣的行為是對守護孩子這件事有所誤解。

 

 

完全相反的,也有父母在孩子受傷後不帶他去醫院,或是當孩子沒跟家裡說一聲就外宿,既不擔心也不責罵。

從一般人的感覺來看,只能說他們是在正常軌道以外的父母。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機能不全家庭

 

追求愛,少年犯罪者的心 93

對家人下手,對社會下手 96

 

有時候,人會特別憎恨那些看起來很了不起的人、看起來很幸福的人,甚至連我們自己也沒有意識到內心存在著對父母的憎恨。

想被父母疼愛、認同的想法,會轉變為想被社會認同,想成為強大的存在。

如果抱持那樣的想法,透過實實在在的努力而成功,一切就很順利。

但一旦努力沒能得到回報,就會對社會全體產生憤恨。

 

停不下來的無差別殺傷事件 98

八王子路上無差別殺傷事件 100

 

關於犯罪的直接動機,他說:「想要給爸媽製造麻煩。」「為了讓他們困擾,想製造一個大事件。」

以一個三十歲的社會人士來說,這是非常孩子氣的想法,有如行為偏差的中學生。

 

從疏離感而生的,負的連鎖 101

 

會犯下路上殺人魔般凶行的人,都以自我為中心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欠缺規範意識

從社會的孤立中喪失情緒交流的意志,

再加上將自己的處境不當地誤認為是悲慘的事

對人類的憎恨就更強烈了。

然後,因為認為「自己受到過分的對待,所去去做這種事情也沒什麼不對」,

有了顚倒、錯誤的判斷。

第三章 「網路社會」把人心逼入絕境 108

佐賀縣劫持巴士殺人事件 108

「網路依存」而生的心理困境 110

網路交流的心理 114

 

第四章 大規模殺人的心理 118

大阪兒童殺傷事件 118

 

他在被逮捕後這樣供述:「以前因為混入藥物的事件被抓時,我說是因為吃了藥物的關係,那樣的說詞被接受了,然後被送到醫院去,沒有被起訴。我想起那時候的事,所以覺得只要假裝亂吃藥或是得了精神病,就可以免去刑事責任。」

這次被逮捕後,男性接受了兩次精神鑑定。憑著鑑定結果,法院判斷他有完全的責任能力,但也同時認定他有妄想性的顯著偏差人格。

犯罪當時,被告有過度鑽牛角尖與強迫思考病癥的妄想反應,也存在嫉妒反應(沒有任何證據卻妄想、懷疑、嫉妒對方搞外遇等),但精神狀態並沒有任何意識障礙,也沒有其他精神病狀。

他在將做出犯行前、剛犯罪後,以及現在,都知道他的行為是重大犯罪。

而讓他犯案、踏出那一步的決定因素是:情感欠缺、嚴重的自我中心,以及攻擊性、衝動性。

 

妄想型人格障礙症 121

 

加害男性一直到犯下這次罪行前都會到精神科就診,該精神科曾判定他有「妄想型人格障礙症」。在下列七個基準裡,滿足四個以上的狀況,就是有妄想型人格障礙症。

  • 明明沒有充分證據,卻懷疑他人利用自己、危害自己,或欺騙自己。
  • 不當地懷疑朋友是否誠實或值得信賴,整天總想著這件事。
  • 從不想向別人吐露秘密,因為怕說出什麼,被用在不利於己之處。
  • 對於沒有惡意的言語或事情,卻鑽牛角尖地覺得其中隱藏著貶低或威脅自己的意思。
  • 只要感到被侮辱、被傷害、被輕蔑,就會持續地抱持恨意,不原諒對方。
  • 對有關自己的評價反應敏感,感覺被攻擊時就馬上生氣與反擊。
  • 沒有任何根據,卻懷疑自己的配偶或情人另有小三。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有妄想型人格障礙症的人,極端深刻地懷疑別人,有強烈的嫉妒心,總認為他人的動機帶有惡意,無法相信別人的好意,感覺自己正受到迫害,然後為了一點小事就馬上爆發怒氣。

 

無法給予滿足感及安心感的環境 124

 

逮捕後的調查報告顯示,他上中學後仍持續虐待動物,把貓燒死、讓貓溺死,曾用剪刀把金魚的尾巴剪掉,放到火爐裡燒死。他也在喜歡的女生的便當裡吐口水、灑精液,做這些異常的事情。

他輾轉換了好幾個職業,重複著使用暴力、把人弄受傷等犯罪行為,也曾因強制性交罪被逮捕。不管在哪個職場、不管在哪處新搬入的公寓,他總是與人起衝突。

另外,他曾結婚四次,都不長久,只要離婚的協議不順利,就會威脅對方,或向對方要求精神賠償,以此獲得錢財。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轉貼:你沒看錯~「渣男」是種精神病!精神科醫師教你4招看出誰是爛人

他們經常戴著心智健全的面具(mask of sanity)來與一般人互動,隨時都有可能只為自己的喜樂,無責任的傷害他人

 

下關路上無差別殺人事件 128

雖然有朋友說他是普通的學生,但是他本人說:「大學時期開始,對無法交朋友的自己產生厭惡。」覺得自己是「對人恐懼症」

 

 

他說:「從小就被父母壓制,他們都不願意聽我的意見。」

住在附近的人說:「不分日夜,常常聽到罵人的聲音。」「那家的父親一絲不苟,稍微跟他想的不一樣,就沒辦法接受。」

 

 

在他犯下凶行前一直替他看診的精神科醫生說,他雖然有「畏避型人格障礙症」,但應該是有責任能力的。

 

畏避型人格障礙症 132

 

下面的項目裡,符合四個以上時,就會被診斷為畏避型人格障礙症。

  • 因為害怕他人的批判、否定、拒絕,盡量避免與工作上重要人士見面的場合。
  • 如果不能確信對方對自己有好感,就不會想和對方維繫關係。
  • 因為害怕被羞辱、被耍弄,所以就算對身邊親近的人也會表現得很客氣。
  • 因為擔心會不會被批判、被拒絕,因而魂不守舍。
  • 感覺自己沒辦法順利與人交往,因此沒辦法建立新的人際關係。
  • 認為自己是社會上不適格的人,沒有優點,比別人次等。
  • 因為覺得可能變成很丟臉的事,所以對於挑戰或開始什麼新的事情,異常消極。

男子有著國立大學畢業、一級建築師合格的優秀能力,但是不擅長人際關係,更不要說跑業務了,確實有畏避型人格障礙症的特徵。

 

欲求不滿手段假說 136

 

第五章 無法順利建立人際關係 140

從與他人的關係中孤立 / 對社會全體的恨意 140

因人際關係淡薄而產生的殺傷事件 141

斜邊交流的不足 144

述情障礙 147

 

對自己的感情沒有自覺、無法控制、無法用言語表現的狀態,稱為「述情障礙」。述情障礙有以下特徵:

  • 不知道自己現在的心情。
  • 缺乏空想的能力及想像力。
  • 無法將自己的不滿、不安言語化。
  • 可以敍述事實關係,但無法加入感情的表現。
  • 不擅長人際關係。
  • 欠缺對他人的同理心。
  • 無法與他人擁有情感上的牽絆。

有述情障礙的人會封閉自己的感情、苦惱與心中的糾結,不知道如何表現出來使別人理解。

不只無法對人表達,連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這會反映在身體的症狀及突發性行為上。

因為無法好好地表現感受,所以沒辦法在人際關係上獲得滿足,就會產生摩擦;

因為封閉自己的感情,所以想像力衰退,沒辦法在幻想的世界裡發洩壓力。

他們看起來很冷酷又冷靜,沒有什麼煩惱的樣子,但其實不是沒有感情,只是不知道怎麼表現而已。

想發洩壓力,說出自己的心情是一個好辦法,但這對他們來說不是容易的事,就算對心理諮詢師也沒辦法好好表現。

 

 

如果一個人從小在父母面前壓抑,不表現出自己的感情,長大後,可能就變成不瞭解自己情緒的年輕人。

青少年如果有可以表現情感的場所,給他們安心表達意見的機會,潛在的感情就會慢慢地發展出來,就能傾聽自己「身體的聲音」與「心理的聲音」。

但是,有的人從小到青春期,甚至青年期,都過著不得不扼殺情感的日子。

 

包容孩子的情感及表現 150

 

特別是小時候,負面的情緒表現能被接受,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不只有成功、開心的感情能被理解,無可奈何的憤怒、悲傷、懊恨也有被理解與接納的必要。

父母必須好好地接納孩子的情緒,讓他哭泣、生氣,並且溫柔地抱著亢奮、情緒不安定的他,「翻譯」他的情緒。

譬如,與母親產生衝突的幼兒,哭著說:「媽媽是笨蛋!大笨蛋白!」一邊拍打著媽媽。嘴裡罵媽媽,行為上又暴力,真的是很過分的事情吧。

但心態從容的母親,能翻譯孩子這樣的言行,知道他的心裡想的是「最喜歡媽媽了,抱抱我」。所以媽媽不會發怒,也不會因此哭泣,會給孩子「秀秀」,安慰他。這麼做的話,孩子的情緒過一下子就會平息,喊著媽媽、抱著媽媽。

孩子也會因為負面感情,內心波濤洶湧,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候父母可以代替孩子,將他的感情言語化。抱緊哭著、發火的孩子說:「一定很難過吧!」「很懊悔吧!」「一定很痛吧!」「嚇了一跳對吧!」「已經拚命努力了對吧!」這樣翻譯孩子的心情,幫他把感情用言語表現出來。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孩子得到這樣的對應,就會瞭解這樣的狀態原來是「我在懊悔啊」、「只是嚇到而已啊」。

但是現在,沒辦法與孩子有這樣普通對話的父母增加了。

父母只接受孩子的正面感情,而沒接納負面感情,孩子就無法學習處理負面感情的方法。

當憤怒、傷心、憎恨等激型的感情湧現時,他會不知道怎麼解決,持續壓抑、累積,不知道何時會爆發出來。

 

「找尋自己」而逃亡的年輕人 153

 

有的人雖然有夢想與理想,卻沒辦法做出有建設性的努力,對離夢想很遠、與理想不一樣的自己感到煎熬,一直訴說著不平、不滿。

這樣的人不管到幾歲都沒辦法放下夢想,會更痛苦、更煎熬。

不管過了多久,他都被過去所束縛,完全沒能接近夢想,卻還是想著自己很強大,想著「那時候,如果爸媽讓我去念私立中學……」「如果長得更帥一點……」「大家如果多聽聽我說話……」「如果爸媽再多理解我一些……」他們對現在的生活總是不滿足,整天抱怨。

 

「自我認同」的重要性 155

 

永無止境的青春期。

總是抱怨工作與境遇的人,彷彿青春期少年,無法放下無數的夢想與理想,想著在世上一定有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地方,游移不定。

而不順利的時候,就怨嘆自己的能力或環境。

 

 

倒不是說長大就不要有夢想,也不是說超過二十歲就不要追尋理想。

做為一個大人,真的要追夢,首先就要努力。

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才是所謂的追夢。

 

羞恥心與罪惡感的不同 157

 

秋葉原青年靠自己賺錢過生活,應該更有自信才對,但是他覺得自己的境遇非常糟糕。

因為自尊心太強,所以悲嘆自己的樣子跟應該有的不一樣。

感嘆,是最終保有自尊心的手段吧,因為沒辦法接受現狀,所以想感覺自己是很偉大的存在。

但過度把自己視為悲慘的存在,就會把自己逼到死角。

 

撒嬌-攻擊型犯罪 160

陷入自暴自棄的心理 162

輕度發展障礙—亞斯伯格症 164

注意力缺陷過動症 167

 

有的注意力缺陷過動是「對立反抗性疾患」,他們反抗大人,不遵守規矩。

有的一跟大人說話就起紛爭,時常動肝火,總是歸責於他人。

 

精神官能症帶來的障礙 169

 

解離症裡有一種人格解體障礙,會覺得心理跟身體分離,腦袋一片空白,失去現實感與感情。

這樣的症狀在日常也會發作,長時間持續時會十分痛苦。

解離性失憶症起因於很大的壓力,導致記憶喪失,譬如,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在某個店裡,但卻完全沒有去那間店的路程記憶。

而有解離性神遊症的人會突然人間蒸發,行蹤不明。

另外,解離症裡最具戲劇性的是解離性人格疾患,也就是俗稱的多重人格。

解離性人格疾患被認為是小時候遭受類似虐待的經驗,長期處於該壓力下而發病,例如被親生父母虐待,在強烈壓力下,心裡描繪出這樣的景象——被虐待的不是自己,而是另一個孩子。這樣成長到了青春期,另外一個人格就突然登場。

 

人格障礙?正在增加 172

 

人格障礙是長年累積造成的人格扭曲。

每個人當然各有個性,但人格扭曲已經超過「個性」的範圍,到了自己困擾、他人也困擾的程度,所以叫做人格障礙。

 

 

就算有人格障礙,也絕對不會因此就人間失格。

我想一邊思考人格障礙與犯罪的關聯,一邊敍述人格障礙引起的紛爭。

就如精神鑑定結果常用以下的語句登場:「雖然有人格障礙,但並非思覺失調症,判斷其有責任能力。」

人格障礙本身不是犯罪的原因,但是在犯罪的背景、遠因裡,人格障礙可以說占了相當重要的比例。

 

邊緣型人格障礙症 174

 

正在增加的人格障礙中,特別是邊緣型人格障礙症,在青少年中激增。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似發展(育)障礙 實為「依附障礙」的成人

現代精神醫療有二種特異現象,

(1)依附障礙,導致邊緣型人格案例增加、

(2)輕度發展障礙的亞斯伯格症案例增加。

…這兩者呈現完全相反的特徵,邊緣型人格者有著偏女性思維的腦袋;而自閉症者則是偏男性思維的腦袋。

另一方面,也有人指出,這兩者共通的點不少。過度潔癖、完美主義、無法對應曖昧狀況、心智理論不發達…經常焦慮等等。

這樣的人想著不知道何時會被所愛的人或重要的人丟棄,所以害怕、不安。

譬如,朋友比約時時間晚到五分鐘,他們就會感覺被丟棄,而爆發憤怒。

也因為害怕被丟棄,所以就算是說謊,也要控制對方,形成自己的夥伴圈。

如果被那樣的謊言擺布,醫院、學校、公司等組織都會有強烈的動盪,他們也會被認為是很糟糕的麻煩製造者,是很任性的人。

 

 

這樣的人對他人的評價、看法,十分極端。

以為會被他們評價為理想優秀的人,卻被評價為最糟、最壞的人。

以為是要依賴人,卻激型地攻擊、反抗對方。

他們總是煩惱、不滿意自我的不完整。

狀況好的時候很有勁,但是也常常陷入憂鬱狀態,所以他們常常被誤解有憂鬱症或躁鬱症。

當心情沮喪、不安定時,還會割腕或自殺。

想要死的心情雖然是事實,但有時候也會暗示自己要自殺,以此控制他人。

 

 

他們為了一直無法排解的失落心情,可能追求刺激的行為,或有偷竊、異常的性偏好、偏激的人際關係,以威脅他人、控制他人為目的,行為程度為不斷提高,

譬如用刀刃殺傷人,或是放火。

 

 

他們在不安的情緒中,找到覺得跟自己很合的人,就會覺得對方很棒,完全信賴對方,總是有事拜託。

這樣的事情持續久了,對方總有一天會離去。

如此一來,他們就會非常憎恨對方、灰心喪氣,使人際關係更差。

他們的人生不斷地重複這樣的事。

 

 

很多案例沒辦法感受到父母給他的愛。

一般來說,隨著成長,就會從對父母的執著中畢業,

但是有邊緣型人格障礙症的人,不管到幾歲都沒辦法從父母那裡畢業,就算成為大人,也沒辦法從不被父母疼愛的痛苦中解放,

總是持續地尋找與「理想父母」一樣完美、一樣愛著自己的人。

 

 

在他們之中,有些人小時候受到很過分的虐待;

有些人則在很好的環境裡長大,家有雙親、經濟富裕,但成長過程中,心裡卻一直很寂寞;

也有一些家庭,隱藏著外人不知道的怒意、敵意等激烈的感情。

 

 

有些母親雖然很注意育兒,但沒有一貫性的教育,或是變成了入侵孩子心房、過度干涉的母親。

被這樣照顧長大的孩子,有些到人生中途都還很好,是高材生,讓父母在外可以很自豪;

但是在某個地方出了問題後,在家庭裡也變得像多出來的孩子。

 

無法抓好與他人的距離 177

 

交流版上各方意見白熱化時,有邊緣型人格障礙症的人為了貫徹自己的意見,就會一人分飾兩角,偽裝冒充他人,開始做一些虛偽的發言,這下子就更混亂了。

 

 

岡田醫師建議有邊緣型人格障礙症的人:「不順利的時候,試著不要推託是別人的責任。」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因為他人不會總是照著自己想的去做,把責任推給別人、依賴別人,將壓力蒙混在與他人的交流中,這樣持續下去,將失去讓自己變得堅強的機會。

他也說:「想改變自己,最終只能靠自己,自己要支持自己。」

 

自戀型人格障礙症 181

 

現代社會中,特別成為的人格障礙,除了邊緣型人格障礙症之外,還有「自戀型人格障礙症」,有此症的人是極端的自我陶醉者,覺得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每個人當然都是特別的存在,喜愛自己是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不愛自己,會產生很多不適應與心理問題。

但是,健康的人除了覺得自己是不可替代的重要存在,同時也覺得其他人很重要。

 

 

有自戀型人格障礙症的人覺得只有自己是特別的存在,別人全都可有可無。

他們只關心自己的事情,對他人很冷淡,

或是若無其事地利用他人。

順利的時候,是個讀書與工作都很棒的人,會被認為是很有魅力的俊男美女吧。

他們固執地追求無限、無窮的成功,與權力、才氣、美麗,或理想的愛;

覺得自己是特別、獨特、有特權的,

只有其他特別或地位崇高的人才能瞭解自己;

相信人脈是必須的,想跟有名的人做好朋友。

 

 

人是沒辦法一輩子都一直被稱讚的,當他們沒辦法得到稱讚時,就算說謊,也想滿足自己的虛榮心。

…奧姆真理教的首謀麻原彰晃(松本智津夫)的個性,其基底就是自戀型人格障礙症。

 

 

有很多人自尊心很強,做一些勉強自己的事情,也看不起他人,試圖滿足扭曲的自戀心態。

這些青少年會極端地擺出一副了不起的樣子,或是擺酷。

心理學者速水俊彥教授在其著書《瞧不起他人的年輕人們》(講談社出版),描繪了這種年輕人的樣子:

年輕人們在心底對自己不滿意,因此尋求自我肯定感,

在網路上探求、收集資訊,

把周遭的人當作笨蛋。

這樣的他們,一生氣馬上就會表現出來,總是以自我為中心,

只要大家不關切自己,就會不甘心。

 

各式各樣的人格障礙 183

 

「戲劇性人格疾患」也像自戀人格障礙症一樣,想成為大家注目的焦點。

他們常常想成為主角,很喜歡讓別人驚訝。

當沒辦法用實力令人吃驚時,也會巧妙地說謊。他們的謊話很有真實性,足以動搖人心。

即便有人因為謊言而遭遇不測,他們也不介意,只要自己可以被注目,怎樣都好。

他們常常演出被害者的角色,說身體這裡不舒服、那裡不舒服,不是單純裝病而已,也有病狀,但是去看病卻找不到哪裡出問題。

這是希望周遭的人更注意、更保護他們的心理,而讓身體產生病狀。

 

 

有「妄想型人格障礙症」的人如前所述,疑心很重、無法信任人。

當有人笑,就會懷疑對方在嘲笑自己;

當稍微被其他人提醒,就覺得受到極大侮辱,因這樣的想法產生對人的攻擊態度。

有觀察指出,有比較冷淡的父母,便容易產生這種扭曲的人格。

 

 

「畏避型人格障礙症」如前所述,這樣的人對受傷、失敗之類的事情極端恐懼,所以會迴避有可能被批判或非難的場面。

非常消極、無法接受挑戰,對於開始新工作感到強烈不安,也很難有親密的友人。

很多案例的父母都是很努力的人,對小孩很嚴厲,督促他努力,結果與父母期望的恰恰相反,他變成因害怕而不敢挑戰事物的人。

 

 

有「分裂病型人格疾患」的人,相當古怪,可能被當作怪人吧。

他們不擅長處理現實問題,一般事務或是幫忙搬家這類事情,他們應該幫不上忙。

但他是點子王,有很多新鮮的想法,或許可以領導大家。

臨床心理師矢幡洋曾說:「以常識來看完全不能理解的凶惡犯罪,背後都有分裂病型人格違常的問題。」

 

 

很少有一種人格障礙或心理疾病會直接變成某個犯罪的原因,

就算犯人有什麼障礙,有同樣障礙的人大多也不會犯罪。

所以有些意見認為,為了避免偏見,我們不應該談論犯人的精神障礙。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閱讀】我只是特別,不是難搞 (發揮優勢人格,從怪咖變型咖)

沒有一種人格叫做完好,也沒有任何一個人只有一種人格特性,而是並容多種,只是某種特性較易明顯地表現出來。


轉貼:精神病患者不等於犯罪,歧視和不了解才是社會的未爆彈

如果認真翻閱,會發現我們自己可能就符合其中的一些診斷準則(如心情低落、失眠、酒精、尼古丁依賴),那不就如同食神所說:「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符合精神病」?

 

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症 186

好孩子的犯罪、壞孩子的犯罪 188

 

某個家庭法院的調查官說:「比起以前的不良少年,現在有高材生犯下突發型凶惡犯罪,更難使其更生」

 

第六章 為了不製造犯罪者 192

不安的環境中 192

 

「不擅長人際關係」這件事情本身並不是什麼壞事。

往外看,不擅長人際關係的藝術家、電腦技術員,比比皆是,他們在社會上有一定的能力,

朋友雖不多,仍有幾位好友,身邊也有好的家人,過著幸福的日子。

 

 

但是,無差別大規模殺人者們,彿孩子般不斷地執著於親子關係

嘆息著沒有朋友、沒有固定的職業,

或感覺自己人生比實際上更悲慘。

 

 

讓我們想想,你的家人沒有問題嗎?

你的學校、職場、居住的城市,都沒有問題嗎?

 

懲罰無法培養出道德心 193

關於享樂原則與現實原則 195

 

人都想做快樂的事情、想照著自己的想法過活,在傷心的時候想要有人安慰,這在心理學上稱為「享樂原則」;

也會想著就算再怎麼辛苦也必須努力讀書、努力工作,這稱為「現實原則」。

 

先瞭解孩子的心情 196

 

我曾經在某個學校擔任兼任講師,下課後,一個女學生告訴我她非常受傷的經驗,現在會到處跟男生發生性關係。

當時,我差點就想說她幾句,斥責她一頓,但我把那些話吞了回去,試著繼續聽她說,然後問:「是喔!是這樣啊!那妳這樣做開心嗎?」

她回答:「一點也不開心啊!傷口越來越深而已。」

「那,是不是就不要這樣了。」我回答,開始了談話。

如果一開始就對這個女學生說:「為什麼做這麼笨的事情呢?馬上給我停下來!」會變成怎樣呢?

這麼說也許是正確的,但可能沒辦法幫助她。

 

 

對拒絕上學的中學生說教,要他們上學,大概沒什麼效果吧。

我身為學校輔導顧問,反倒會對學生說:「放心,你什麼壞事都沒有做。」

很多拒絕上學的孩子,且不論他們嘴裡說些什麼,心裡總是埋怨自己:「連學校也不去,我真的很沒用。」他們覺得沒臉見人,所以連外出都不肯。

有很多孩子在一般白天盡可能什麼都不做,等晚上才出來活動,過著日夜顚倒的生活。

我們必須把這些孩子從晚上的世界,帶回白天。

以這個目標為前提,不能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很丟臉的孩子。

首先,要讓他們在家裡時精神安定,也要讓他們勇於外出。

在此基礎之上,一一除去拒絕上學的障礙物。

讓他們瞭解:什麼時間上學都可以,想回家的時候就回家;到學校,但只到保健室裡待著,也沒關係,待在輔導室也可以。這不是寵他們。

「上學就必須正常上學,就必須過著完完全全的學校生活。」其實不需要這樣,

而是從可以做到的程度開始就好。

光是讓他們知道這件事,也得花不少時間。

然後,不管是哪一種形式,能到學校之後,讓他安心於這樣的上學方式,

慢慢地等他到可以上課為止。接著再進入下一個階段。

用現實原則對拒絕上學的孩子說教,只會有反效果。

一開始可以用享樂原則對應。

但如果一直使用享樂原則,只順著他的意思,就沒辦法進入下一個階段。

我們需要訂下一個目標。譬如,一週到學校三天,或者是九點之前到校。

如果我們進行得太快就容易失敗,反倒要幫助馬上就想訂下高困難目標的孩子,降低目標到可能實現的程度。

 

 

「現在開始也來得及!」這樣的想法會給孩子的心帶來元氣。

 

給孩子信賴與安全感 200

 

「現實原則」與「享樂原則」,兩種方法都是必要的。

就拿中學生氣到忘我,把學校玻璃打破的狀況來說,斥責當然是必要的。

但如果是有能力的老師,不會光罵人就結束了吧。

可能借助學校輔導顧問之力,也可能跟導師聊一聊。

或是在厲地斥責學生之後,和他一起整理碎掉的玻璃,用比較安穩的語氣,開始和他聊聊。

「你怎麼了?你不是會做這種事的學生啊?發生什麼事情了嗎?跟老師說說看,讓老師幫你出一份力!」

對應一個受傷憤怒、有攻擊性的青少年,嚴格的「現實原則」、溫柔的「享樂原則」,兩種方法都是必要的。

我絕對不是要把他做的壞事含糊、曖昧地處理掉,一定要讓他好好反省。

但是他因為我說的話,開始告訴我在班上被孤立的痛苦。

這是在家庭裡有「連結職責」的母親與有「切割職責」的父親該做的工作吧。

對跌倒的孩子來說,跑上前幫忙他、緊抱他的母親,努力讓他站起來的父親,這兩者都是需要的。

 

 

一九八O年十一月,神奈川縣,一個準備第二次重考的二十歲補習班學生,用金屬棒殺害雙親。他的父親畢業於東京大學,哥哥畢業於早稻田大學,都在一流企業裡工作。

加害者青年也畢業於有名的中學,沒有考上第一志願的早稻田大學附屬高中,但也到其他的知名高中就讀。

但他在大學入學考試時失敗了,不管是應屆入學考試,還是重考第一年時的入學考試,不管是一流大學還是中等大學,沒有被任何一間學校錄取。他準備第二次重考,成績也沒有變好。

某一天,他擅自用父親的提款卡領錢出來、擅自喝了父親的威士忌。

極度憤怒的父親對著兒子怒吼:「你這個笨蛋!大學進不了就算了,這麼做是怎麼一回事?家裡可容不下你這樣的小偷!你這個垃圾!給我滾出去!」

而一直以來溫柔守護他的母親,當天偏偏就深深地嘆了口氣說:「你真的是很沒用啊!」

他承受父親說出來的話,覺得不出去不行了。

母親的態度則成了關鍵的一擊。

嚴格父親與溫柔母親的平衡崩解,那晚,他用金屬棒朝著熟睡父母的頭部使勁地打下去。

以現實來說,他不能一直當個重考生,未經同意使用別人的提款卡也不是可以放過的問題。

他雙親對他斥責的話,也不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方式。

但是,對於在心理層面已經被逼到牆角的他來說,那是把他從最後希望推落絕望的一席話。

 

小心「空轉的愛」 203

 

某個中學三年級的女生告訴我,她非常認真、拚命地念書與學習。但因為某一件事情很困擾,晚上睡不著覺,沒辦法集中精神念書。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把煩惱告訴媽媽,媽媽這麼回答:「煩惱,等入學考試之後再去煩。」

就算被這麼說,孩子也沒辦法做到吧。

這個母親絕對不是壞母親,也愛著孩子,正因為愛著孩子、為孩子著想,所以才會覺得對孩子來說,現在最重要的絕不是煩惱那些事情,應該要寫寫練習題,就算一頁也好。

但聽到這種說法,孩子無法感受到母親的愛吧。

父母愛著孩子、擔心孩子,所以才要孩子「去讀書」。

只是,一見面就叫孩子「去讀書!快去讀書」,沒辦法傳達父母的愛。

 

 

有某個孩子曾經跟我說,父母每天一直叫他去念書,讓他覺得很痛苦。

但是跟他的父母見面時,父母卻說他們已經忍耐了,沒有每天叫孩子念書,一整天叫他去念書不好,所以改成早午晚三次。

從父母的角度來看,只不過早午晚三次,但從孩子的角度來看,已經是一整天的感覺了。

 

 

要孩子念書是一件好事,有時候叫孩子去讀書也是必要的。

只是,絕對不可以忘記的是,就算沒有達到目標,還是有轉圜的空間。

「要念書喔!要考過喔!」一邊為孩子加油,一邊也讓孩子知道,即便考不過、考不上,父母的愛也不會因此而有任何改變。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為人父母者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個好孩子,都希望孩子很會讀書。

但是到了青春期,孩子有時候可能不像之前一樣聽話。

在這個時期,父母如果單方面地把愛強押在孩子身上,這樣的愛可能空轉,跟孩子的關係反而會更糟。

這有如坐在輪胎空轉無法前進的車子上,只是使蠻力不斷踩油門,一邊說:「要讓車子前進必須踩油門吧!踩油門哪裡不對了!我絕對沒做錯!」

以父母的角度來看,他們拚命地在做,還被抱怨,應該會發火吧。

並不是說叫孩子去讀書不好,也不是要搞清楚誰對誰錯。

我非常瞭解父母總是為孩子著想,但我們必須想想:

這樣的愛是不是空轉?繼續踩油門是不是有效果?

 

無法擁抱孩子父母 206

 

有一些青少年雖然還不到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程度,但懷疑自己是不是沒有人愛?是不是被丟掉了?

這樣的青少年正急速增加。

 

需要療癒的空間、活躍的舞臺 208

 

小孩子是不喜歡被比較的。

父母雖然沒有惡意,但孩子對於自己被拿來跟鄰居孩子、跟兄弟比較這件事,會覺得生氣。

那是因為他們認為「被比較」這件事,是父母對自己的愛被相對化的表徵。

小孩子希望無條件地被愛。

就像雕刻家對木偶說的:「因為你是我做的,所以是很特別的存在,最喜歡你了!」

因為你是我的孩子、因為你是我的孫子、因為你是我的學生,所以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是最棒的存在,最喜歡你了!

傳達這樣的訊息是非常重要的。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無條件的愛 210

 

成長需要「療癒」的空間,然後是「活躍」的舞臺。

過度害怕孩子受傷,孩子出生後就馬上被放進無菌室,長大會怎樣呢?

孩子連感冒也不會得,但只要一從無菌室出來,就會因為一些小病而死去吧。

 

因為特別,所以努力 213

創造支援青少年的社會 215

指責人生不順遂的人是很簡單的事,但是光指責他們,無法有任何改善。

 

誤以為沒辦法改變 218

 

從專業的角度來說,沒有幹勁的人絕對不存在,

就像不存在不會餓的人一樣。

年輕人也都期待運用自己的能力,活躍於社會,為社會、為人們做些什麼,沒有一個人例外。

 

 

就像「胃不舒服,就沒有食慾」一樣,人也會有因傷心而失去氣力的時候。

或者,雖然有食慾,但是因倦感、鬧脾氣而不吃飯。

人也會有不想讀書、不想工作的時候。

 

 

有些青少年雖然出現不適應症狀,卻說:「我只是依照我想的活著。」由著自己的想法,破壞規則、退學、為了尋開心而不工作。

甚至,連揮舞刀子也是依照自己想做的去做而已。但真的是這樣嗎?

新潟恩典教會土屋潔牧師以許多問題來提示——那樣的人「是照他想的去行動,而不是照他希望地去行動」。他們原來的希望是什麼呢?

一開始就不想要成績好?一開始就想被大家當成麻煩嗎?

應該不是這樣的。每個人都希望功課好,想被大家疼愛、認同,想活躍在社會上,步向燦爛的人生。

他們也許真的依照他們想的在生活,但並不是依照他們的希望在過生活。

 

 

這與「依存症」的問題十分相似。

他們依照自己的想法繼續喝酒、使用毒品。但這應該不是他們原來希望的,可能只是照著自己的意願,任意地喝著酒。

但是真的喜歡喝酒並用自由意志喝酒的人,反過來也會用自己的意志選擇不喝酒。

沒辦法這麼做,是已經失去自由的表徵。

 

 

青少年之中也有沒辦法上學、沒辦法工作的人,甚至陷入不得不走向犯罪行為的狀態,被逼到絕境。

他們的心裡是渴望變化的,只是誤以為已經沒辦法改變、已經什麼辦法都沒有了。

另外,也有害怕變化的人。

但是這些孩子、青少年都還在發展途中,為了他們的變化與成長,什麼是必要的呢?

 

管理與自由的並存 219

 

只要有青少年犯罪的報導,便會有人評論是家教不足所致,

但是突發型犯罪者、無差別殺人者,大多受過很好的家教。

以量來說,或許反倒可以說家教過多了。

問題不在於家教夠不夠「量」的問題,而是教的「質」的問題。

 

 

有人把問題指向人權教育過度化,以及戰後教育問題;

也有人說現在的年輕人太狂傲自大、過度自信。

我認為不是人權教育過度,反而是不足吧。

對於好好地守護自己和他人人權的意識不充分,所以才會犯罪。不是嗎?

 

 

「應該尊重孩子的自由」與「應該確實地好好教育孩子」,這兩方意見時常對立,

但是這兩件事不應該是對立,而應該並存。

也有關於「管理教育」好不好的爭論,但「管理」本身是必要的吧。

如果完全不需要管理,那就不需要學校,也不需要老師了。

 

 

被視為問題的管理教育,是指以錯誤管理實行的教育。

所謂錯誤的管理是指束縛孩子、剝奪他的自由。

另外,過度嚴厲的規則、體罰、強制與干涉,都是錯誤的管理。

好的管理會給孩子自由(空間)。

實際上,大人們也會為孩子考量,調整環境。

在那樣的環境中,孩子能夠自由地發展自己的個性,朝著目標努力,接受身心的鍛鍊,品嘗成就的喜悅。

 

 

不管是哪一種場面,「自己是自己人生的主角」,這樣的自立心與自我決定感是必要的。

被人操控著去守規矩、讀書,道德心、學力都不會發展,也感受不到喜悅。

給予青少年自我決定的機會,支援他們發展自立心,這是很重要的。

 

走向新生活的方法 222

解決問題的短期療法 223

社會鍵(社會的羈絆) 225

愛你的孩子,成為被愛的父母 227

非論理性的信念「必須要……」 231

 

有些人悲嘆著自己不被父母疼愛,不管到幾歲總是一直說著這件事,這真是令人難過的事。

有人談到自己的父母過度嚴格、過度干涉、總是綁著自己等痛苦的回憶,這的確也不好受。

但是我們必須從父母那裡畢業,這並不是要忘掉父母、捨棄父母,而是理解他們、原諒他們。這一樣不是件簡單的事。

 

 

有些人會說自己沒有得到社會支援,身邊也沒有可以成為夢想或目標的事物。

確實,有碰到好環境的人,也有碰到惡劣環境的人。

 

 

不過,就心理學理論「論理療法」來說,人會感到不幸不是因為發生不幸的事情,而是因為把發生的事情解釋為不幸之事。

影響我們最大的不是過去發生的事件本身,而是如何解釋事件而產生的價值觀。

過去發生的事的確會給人帶來影響,

但如果過度執著於陰影,就會因此放棄通往幸福的道路。

 

錯誤的行動化 233

 

秋葉原的加害者青年說,想對網民們顯示自己的存在感。

八王子事件的青年說,想讓父母困擾(其實是想要被父母疼愛)。

他們把那樣的想法用殺人犯罪行為表現出來,是現代「表現型犯罪」的典型。

 

 

只是,他們的願望因此達成了嗎?

秋葉原事件的確在日本犯罪史上留下一筆紀錄,但這種被記憶的方式,是他所希望的存在嗎?

八王子路上無差殺人事件加害者的父母的確很困擾吧!加害者的願望真的達成了嗎?

比起他的父親,他難道不會更困擾嗎?

即便犧牲自己的幸福也想讓他人困擾、痛苦,透過這樣的方式希望自己的心情被理解。

但這樣做,沒辦法實現真正的願望。

 

 

「來理解我的心情!」這其實不只是非行少年及犯罪者會有的情緒。

煩惱孩子事情的父母、因為夫妻關係煩惱的男女、因為朋友關係及人際關係等煩惱的人們,都希望被理解。

想要被理解,卻無法如願,結果畏縮地把自己關起來,自暴自棄地做出一些困擾他人的行動,導致自己更加被厭惡。

 

 

母親想著:「我這麼擔心你考試的事情,為什麼不瞭解媽媽的心情呢?」

孩子想著:「媽媽一點兒都不瞭解我的心情!拜託理解一下!」

丈夫生氣:「為什麼不瞭解我的心情啊!」

妻子悲嘆著:「他一點兒都不想一想我的心情如何。」

雖然互相愛著對方,但這樣是無法溝通的。

越是喊著「理解我」,周遭的人越是遠離他。這樣的人,大多也不瞭解其他人的心情。

 

瞭解他人的必要性 235

學習打招呼 237

偶然力:追尋幸福的方法 238

 

秋葉原青年也曾經有這樣的緣份吧,應該有可能成為好朋友的對象。

實際上,他在中學之前的朋友圈很廣;犯案前,在職場裡也有一起出去玩的朋友。

但是他說:「我一個朋友也沒有。」

 

接受,奮鬥 240

 

許多故事裡主角克服困難,打倒敵人。

雖然我們的現實世界,不會有怪物入侵,但是人們也與考試、失業、戀愛等煩惱對抗著。

不只是抵抗外界紛擾,我們也透過這些經驗成長,最後來到挑戰最需要勇氣的一步——面對自己。

我們應該改變什麼?應該接納什麼?應該忍耐什麼?應該挑戰什麼?一個個都是我們的勇者物語。

 

 

有些人對無法改變的事物,不管過了多久總是不滿、總是抱怨。

但這樣悲嘆自己的人生、一直憎恨別人,也不會使好的事情發生。

請接受命運,然後挑戰吧,也許不能改變命運,但可以改變面對命運的態度。

 

 

佛洛伊德在晚年受訪時被問到:「怎樣的人是健康的人呢?」

他說:「能夠勞動、能夠愛的人。」

換句話說,就是立於被愛的基礎,被誰需要,也需要誰。

 

 

佛洛伊德也告訴我們成為人生勝利組的方法:「懷抱著被愛的真實感受、感受到被愛著的孩子,就會感覺人生已經獲得勝利,常常就這樣成為真正的勝利者。」

 

 

為了不讓人變成犯罪者,不要嚴加斥責、否定他的存在。

不要威脅他:「如果失敗或犯罪的話,就有可怕的懲罰等著你。」

而是告訴他:「你不是一個人,我們愛著你。」

 

終章 244

 

我們面對犯人當然是憤怒的,但就算憤怒到忘我,社會也不會因此改變。

 

 

相反的,從犯罪中學習過多或誤解犯罪的話,更會把青少年逼入絕境,或者對某些障礙者、職業、有某種興趣的人抱持偏見,

這麼一來,不幸的人可能又增加了。

 

 

即便什麼都還不知道,我也不覺得心理學者或精神科醫師只能保持沉默。

犯罪發生後,大量的報導中有著明顯錯誤的評論。

對此,我們可以發出指正的訊息。

我認為,不要讓被害者寶貴的生命白白犧牲,要好好掌握這些探討的機會。

 

 

教導青少年生命寶貴的方法不是說教,而是我們本身要先過著充實的生活,讓生命充滿光輝。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