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柯文哲出牌 別問牌理! 看板人物 20141207

截錄,非逐稿文。請自行看影片。

 

 

方主持人:訪問你,主持人要有哪些心理準備?

柯P:也許我講話太直接了,遇到太直接的回答,也許會受不了

方:那事後要 cut 掉嗎?還是讓你盡情發揮?

柯:應該是你們公司可以忍受就可以了。

 

 

方:你是一位"非典型來賓",在我心中。從開始接觸媒體,然後大家會開始問你的意見,包括醫療制度、包括個別醫療事故,或者是到後來變成醫院裡面的政治、台灣的社會生態,這段時間有多久?就是大家會想聽聽柯文哲怎麼說?在你的印象。

柯:我也不曉得,應該很久了吧?應該一、二年了吧,反正我的態度是這樣,人家問我就回答,我也沒什麼要躲的。所以,我是時間上可以,人家記者要問,我就給他問這樣,所以應該大部份的記者都喜歡像我這樣有話就直接回答吧

方:所以你從小到大,這樣講,小孩子的個性都是比較天真、比較直,在你入社會以後,唸大學呀、當兵,入社會以後,你發現自己講話非常直接,而且,你不太會顧慮別人會怎麼樣想像或觀感,這種個性,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有這種特殊個性

柯:……(被寵壞了)

編碎語
這是柯文哲自己的認知,而據他所述,他也的確生長在受環境的恩寵下。


是顧慮不了,不是不太會顧慮,腦袋那個機制與一般人不同。要說那個機制故障了也可以,反正就是腦袋運作方式與一般人不同。

 

 

方:你沒有被壓抑過,就是有人說,喂~講話不要這樣

柯:有啦~但是那已經到很後面了,已經到過30幾歲了…….

方:你印象所及,就是30幾歲以後,你的社會經驗裡面,第一次有人,他是奉勸你呢?或是說他是屬於在行政系統上是權力高於你的人,奉勸你講話不要這麼說

柯:不過還好啦,台大醫院相對上也是比較自由,所以我那些院長好像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太管我。大概後來發現也管不了,後來我到40歲以後,這是我的人生哲學,我覺得人活在世界上就是做真實的自己。另外我當年去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的時候,明尼蘇達大學外科的口號「Be yourself! 做你自己!」

方:……

柯:他們要每個住院醫師上去報告,要報告一個小時,而且不准講醫學的,所以有人就報告……我倒覺得那是一個蠻有趣的人生經驗,就是說你是醫生,你除了當醫生以外,你還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idea,我覺得明尼蘇達大學那一年影響我蠻大的,就是我們人可以做自己。

編碎語
這是一種和自己性格產生共鳴!

如果柯P本身不是這種個性的人,共鳴和影響不會那麼大。

 

 

方:你覺得醫生應該有怎樣的胸襟和胸懷?

柯:有一個笑話,當年SARS的時候,全台灣的門診下降快要40%的人,結果那年死亡率下降,所以有人就開玩笑說,少看醫生存活率會提高。不過應該這樣講,因為大部份的醫生,它只是一個很普通的病,當然不是要什麼心臟移植或葉克膜,那當然也許需要比較聰明或技術比較高深的人。其實坦白講,絕大多數的醫生只需要「細心、愛心、耐心」就夠了。真的,你一般門診的病厚,坦白講,70%的人不用來看也會好了。你要聽實話的話是這樣。

方:柯醫生這個節目一講完,大家接受他的觀念,台灣那個街頭巷尾的耳鼻喉科要關一半去了。

柯:其實你不去看,開水喝一喝,兩天後也是會好啊

編碎語
重點是現代人沒辦法開水喝一喝和多休息。。。。

為了趕著讓身體加速復原,只好看醫生。

畢竟,如果沒有實踐多喝水和多休息!感冒拖久了,也是有危險的!!

 

 

方:那「細心、愛心、耐心」這三個之間,你覺得對於你自己的性格來講,挑戰最大的是哪一個?就是你必須提醒自己,努力做到的是哪一點?

柯:……有人批評說我跳 tone,這個我在其他節目講過就是說,因為有時候你在看這個病人對不對,突然有一個病人 CPR ,所以你要頭轉過去,這邊下命令,下命令完跳回來再繼續講這一床,所以我有這種本領可以同時跟好幾個人講話。所以要是跟我不熟的人會受不了就是說,這個人好像精神分裂,就是我在跟你講,然後轉過頭來跟他講,再轉過頭來跟他講,然後都不會錯,這是長期職業訓練造成的。所以我說我是 WINDOWS ,就是同時可以開好幾個視窗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方:對於不確定性的,你剛剛用的是"接受",還是忍耐度特別高,我想請問這會讓你變成一個在生死的情感上特別敏感的人,還是一個特別淡漠的人,我說的不是冷漠,人家看起來會近乎冷酷的人。

柯:其實兩樣都有,就是說你在做的時候,你不允許有任何感情,所以為什麼我的勝率最高,就是致勝率最高,像我們葉克膜成功率也蠻高的,就是說,在那一剎那我是完全理智的。

方:……

柯:我通常會直接跟他們說,這不行了,我是蠻 clear-cut(明確的),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但是這樣啦,後來我當然會慢慢知道說,人作為一個人,人是有感情的動物嘛,人最大的弱點就是因為他有感情,但是我也在生理學上知道說,大腦有兩個系統,管情感的跟管理智的,那情感的系統活化的時候,事實上大腦皮質是沒有辦法有效運作的,所以那沒辦法思考。所以有時候你在跟那個媽媽講說,你兒子出車禍,大概會腦死,沒有救了。你跟她講了五次,她還會問你第六次。後來就慢慢知道說,這就是要到一個程度以後才知道說,這就是人性,沒有辦法,她就是要問第六次,為什麼呢?因為你在講的時候,她根本沒有在聽。你要經過一次、二次、三次以後,慢慢才知道說,這就是人性。所以是這樣子,我要經過典型那種三階段,一開始是見山是山,後來見山不是山,後來還是見山是山。剛開始當小醫生的時候會去問護士姊姊,他那個坐在床邊的那個人是誰,就是說我們不會看到病人,還會問說旁邊那個是家屬誰,會想要去搞清楚,可是後來當到名醫以後,常常就是心電圖上看一看,或是抽血數據看一看,就決定他是什麼病了,就不太關心那個人,是關心那個病,過了50歲以後,慢慢才知道說,人就是人,人有七情六慾,他不是一個單獨存在的,他是在社會中的一個人,他有家庭,有什麼,慢慢又看到了病人,還有病人旁邊的人。我當醫生也是有三個階段,有看到人,後來只看到器官,再來又看到人,還是有經過這三個階段。

方:又看到人我覺得那個一定是與生俱來那個悲憫的本性,它在該作用的時候要作用。…….

 

 

柯:……這個社會很奇怪就是說,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大家都知道,可是對的事情沒辦法做,錯的事情一直做,包括那個費用……可是我去健保局我也跟他講說,這個一定要解決,目前健保給付制度,是 pay for service ,做的愈多領的愈多,這個是鼓勵大家不用簡單的方法去醫好病人。在目前的醫療體系是這樣,我用很簡單、很有效的方法把你治好,我賺不到錢;我要讓你很淒慘,很昂貴的治療搞一大堆,我才賺得到錢。……你慢慢發現同一個疾病,在不同的時間住院,死亡率不一樣。你在禮拜一到禮拜五進來,死亡率比較低,禮拜六禮拜天就比較高,如果是連續假日更高,為什麼?因為假日醫生比較少嘛。所以老實講,你現在連生病都要看時間,同一個病在不同時間,死亡率不一樣。……後來會發現在我們社會有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大家都知道,對的事情沒辦法做,錯的事情大家都在做。我們常在想說,我們能不能在一個不對的環境,堅持做對的事?OK,這沒問題,可是這實在是卡卡的。其實我為什麼在這個社會被當做怪咖,他在一個不對的環境你知道,然後他堅持做對的事,然後搞得大家很不愉快。因為你一個讓大家變成。。。

方:照妖鏡

柯:對,大家就很不愉快,可是我常在想,我為什麼能不能製造一個對的環境。其實我也沒有一定要去從政幹什麼,只是說還是我的想法,為什麼在我們這個社會,對的事情大家都知道,錯,大家也知道,可是對的事情沒有辦法做,啊錯一直在做,所以這個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這是我們要去解決的。

 

柯:

如果我們今天要設一個病房,它的目的是要替台大醫院擦屁股的話,那只會找到衛生紙,不會找到人才

 

有一次我去急診問說,這個病人為什麼不能住院?他說報告老師,他病太多了,又病得太嚴重。我說這是什麼屁話。

 

柯:我們沒有辦法要求每個學生都變史懷哲嘛,所以我現在態度是這樣,我都每次用兩個字,盡力,在你可以忍受的範圍之內,能夠願意多做一點這樣就好,我也不要勉強你,我沒有勉強你當黃花崗烈士,如果還可以忍受的話,就請多做一點,多幫忙病人一點,這樣就好了。所以我叫 A 的 n 次方, A 大於 1, A 的 n 次方就無限大,我說能不能拜託你讓 A 大於 1, A 大於 1 就是我對社會的付出,大於我對社會的奪取,讓 A 大於 1;啊如果你很聰明,都是想要佔人便宜,那 A 就小於 1 嘛,因為你對社會的奪取,多於你對社會的付出,那 A 小於 1, A 的 n 次方很快就趨近於 0

 

柯:……這個社會是人人在造假,人人在說謊,其實那個東西真的是假的,只是沒有人把那個戳破說,這是假的。

 

柯爸爸擔心的不只是政壇複雜,還憂慮「亞斯伯格症」深深地影響孩子柯文哲的一言一行。

看人臉色是台大醫學博士柯文哲這一生好像怎麼都學不會的一門功課

柯爸:我們一個平凡的人,如果說要當一個政治人物,黑白各方兄弟,見風會轉舵,可是我的孩子太直了!太直了!個性很直!這樣的話,我也是很不能放心啦。

柯媽:不會說話。

柯P:其實我這次是被命運安排。

 

柯:不會啦,其實真相慢慢時間久大家都會知道,只是說,我們這個時代講謊話不是很嚴重的事,所以真相出來對於那些講謊話的人的懲罰也不會很重。所以久了之後,這個國家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互信

潘朵拉, 點我閱讀

 

柯:人一定有黑暗面,這我知道,但是我們一定要相信光明的比黑暗的多,所以我們如何讓光明的一面顯露出來,把黑暗的那一面,把它降到最低,相信台灣會愈來愈好,這個叫做正面的相信。我覺得我是抱持著正面力量在過每一天。其實我比較像哲學家,而不像政治家……..。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亞斯伯格症進階完整版》P.177~179

這種高度反省以及自我意識清晰的型式,與哲學家頗為相似。


《亞斯伯格症進階完整版》P.149~162

我要引用某位AS患童的一段話,作為本章的結尾;凱特曾對媽媽說:「媽咪,我始終搞不清楚別人到底是嘲弄我,或對我友善,不過將來有一天,可能有個人會真心希望成為我的朋友,我不願錯過任何一個機會!」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9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