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面對自閉症者,你將幫他打開世界

編碎語
寫於文前:本文內容已去信TED詢問翻譯內容直接上影片的可能,待TED審核中。

爾後內容可能會有修改,或者標題不同,視TED審核結果=也有可能不是小編翻譯的文。


成功加入TED義工翻譯team

00:13
「看著我!」

00:16
這句話讓我成為眼神接觸的教練。我是伊文的母親;伊文現在15歲,他患有自閉症,他不會說話,我們用iPad溝通,那是個充滿圖像的世界,他的話也因為那個而變多。

00:37
他2歲半時被診斷出自閉症。我永遠記得確診那天的痛苦感受,我和我丈夫都覺得世界末日了,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候沒有網路,我們沒辦法谷歌搜尋資料,所以我們按照直覺地去跨出了第一步,也是我接下來要講的事。

01:09
伊文沒辦法保持眼神接觸,曾經會說的話變成不會說,叫他的名字他不會有反應,也沒辦法回答我們問他的話,那些話對他來說好像只是環境裡的噪音。我唯一能知道他發生什麼事、他的感覺如何,就只有看他的眼神,但是,那座橋樑也壞了。

01:42
那我如何教他生活技能呢?當我做他喜歡的事情時,他會看著我,這時候的我們是連結在一起的。所以我拼命和他一起做他喜歡的事情,這樣我們就會有愈來愈多的眼神接觸。我和他姊姊艾莉克西亞曾經花好幾個小時和他玩捉迷藏,當我們說:「抓到你了!」,他會看著我們,那一刻,我感覺到他存在著。

02:24
我們泡在游泳池的時間也是破紀錄地長。伊文從小就喜歡水,我記得他2歲半的時候,在一個下雨的冬天,我開車載他去一間室內游泳池,即使是下雨天,我們也會去游泳。在高速公路上,我下錯交流道,他突然哭了起來,不停地哭,一直到我走回對的路後,他才不哭。

03:03
一個2歲半的孩子,連叫他的名字都不會有反應,卻是在又雨又霧,什麼都看不清楚的路上,他知道我走錯了!就是那時候我發現伊文特殊的圖像記憶能力,我知道那是另一條和他連結的道路。

03:29
所以我開始拍照,什麼都拍,我想要讓他知道什麼是生活,我給他看一張又一張的生活照,現在都還在做這件事。這也是伊文表達他在想什麼、需要什麼、感受是什麼的方式。

03:53
但是,不是說只要我們能和伊文眼神接觸就好,伊文也需要和其他人接觸(交流)。我要怎樣讓其他人不只看到他的自閉症,而且看到他的人,他能付出的,他能做到的,他喜歡什麼,以及他不喜歡什麼,就好像我們每個人都能被別人看出來一樣要做到這一點,我必須強迫自己,放手讓他一個人走,這是非常因難的事。

04:33
伊文11歲時,他在我們家附近接受治療。有一天下午,他在治療,我在等他的時候,我走進一家蔬果店,一間什麼都有賣的傳統商店。我一邊挑東西,一邊和老闆荷賽聊天。我告訴他伊文的事,他有自閉症,我希望他能夠學會一個人外出,沒有我們任何人在他身邊。

05:08
我決定問荷賽,星期四下午2點左右,伊文可以來幫他將礦泉水排上貨架嗎,因為他喜歡把東西排得很整齊,之後他可以買一些巧克力餅乾作為獎勵,那是他最喜歡吃的東西。荷賽馬上答應了我。就這樣,這一年伊文去荷賽的蔬果店,幫他把礦泉水排上貨架,標籤全部面向同一面,然後他會開心地帶回他喜歡的巧克力餅乾。

05:55
荷賽不是自閉症專家。接納一個人,不需要是專家,也不用任何英雄行徑,只需要讓他在身邊…

06:14
(掌聲)

6時22分
(掌聲結束)

06:25
真的,不用什麼英勇行為—只需要在他身邊就可以了。如果害怕會有什麼傷害,或者有什麼不明白的地方,只需要詢問他。

06:41
讓我們對自閉症者充滿好奇地了解他,而不是冷眼旁觀,無動於衷。讓我們鼓起勇氣看進對方眼裡,經由看,我們可以為一個人打開整個世界

07:02
(掌聲)

07:05
(喝采)

 


請面對自閉症者,你將幫他打開世界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eighteen + si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