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王晴怡:鴕鳥式性教育是誘姦的溫床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內文筆截:

 

「思琪用麵包塗奶油的口氣對媽媽說:『我們的家教好像什麼都有,就是沒有性教育。』

媽媽詫異地看著她,回答:『什麼性教育?性教育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所謂教育不就是這樣嗎?』

思琪一時間明白了,在這個故事中父母將永遠缺席,他們曠課了,卻自以為是還沒開學。」這是節錄自《房思琪的初戀樂園》令人心痛的一個段落。

性教育真的只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嗎?

編碎語
不能談的話,真不知道人類是怎麼繁衍下來的?

 

談的話,也不是對方根本不想談,你卻拼命一直談,那叫「性騷擾」。

編曾遇過這種情形幾次,不曉得是編暗示的太不明顯還是如何,總之,最後就直接保持距離,或不和對方來往,這下子夠明示了吧?

 

性不滿足者,多少都有因匱乏而像有強迫症般,你不想和他談,他彷彿不拉著你講完欲罷不能似…

有些人純粹愛開黃腔;有些人則是真的慾求不滿而性話連篇…

同場加映>>【鏡相人間】愛恨都是妳 周雅淳母女三代的故事

那天周雅淳在親戚家睡覺,某人摸了她的大腿,又往上摸她陰部,她斥責對方,跑去跟媽媽告狀討公道。

沒想到媽媽的反應是:「不要說,那樣他的媽媽會傷心。」為了不讓別人傷心,周雅淳要自己吞下這份委屈,以後見到這個人還要裝沒事。

 

 

危險(性)發生當下他/她也無能力去辨識「那就是危險(性)」,當然也就無從向對方表達「不要」的意願。

編碎語
這是心智能力低於普人的亞症者家庭,對於較天真、單純的亞症者,所該教授他她辨別及保護自己的。

同場加映>>【鏡相人間】愛恨都是妳 周雅淳母女三代的故事

隔年看了影集,才意識到自己的確被強暴了。

母親知道她被性侵嗎?周雅淳說:「不知道,我沒有勇氣面對,去跟她討論聽了有什麼感覺。」

 

 

實施性教育的重點面向之一,就是認識自己身體,建立人我身體界線,進而懂得尊重自己及他人身體的自主權與隱私。

然而,社會對「性」羞於啟齒的禁忌感、鴕鳥式的性教育,這都是滋生「誘姦」的溫床。

 

 

不少「房思琪」告訴我:「叔叔說,他是在跟我玩遊戲」、「當時不知道爸爸在對我做什麼」,於是乎性行為過程平和、沒有所謂反抗、表達意願,也就沒有所謂「違反意願」可言;也有「房思琪」不清楚自己身體器官的位置,無法正確指證遭到性侵害的器官。

許多「房思琪」們年紀稍長後,才知道當時被告對她/他所做的是什麼事,然而事隔多年,已然錯過了第一時間求助於師長、司法系統的機會,也錯過了及時阻止侵害持續發生的契機。

編碎語
4、5歲左右,鄰居認識的青少年大哥哥們,在農具雜物間對我性騷擾,當時當然不明白那是性騷擾,不過,當時的情境,仍於腦海中歷歷在目。

 

小一某天放學回家較晚,奶奶用力抓著我的手臂問去哪,誰給我手上的東西,雖然奶奶看起來很凶,好像在生氣,我仍一五一十地回答,是公園裡不認識的爺爺給的。

奶奶問,對方有沒有碰我哪裡,沒有。

後來,奶奶仍舊用力地緊抓著我的臂膀而且大聲堅定地跟我說,不要讓任何人,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人碰我的身體,也不要拿不認識的人的東西。

當時,舅公和舅婆也在,來我家和奶奶閒聊,我有點害怕奶奶生氣樣子卻也認真地應允她我會做到她所要求的。

 

15歲時,交了第一任男友,我們是班對。

奶奶說要告訴爸媽我交了男友,雖然她不是告訴我保險套等防護措施,不過,她說,如果我懷孕的話就不用唸書了,得生小孩、養小孩。

雖然她教我的方式不是很好,是以威脅的口吻,但是,我沒有被恐嚇到(亞症者經常在情境當下讀取不到對方意圖,又,亞症者思考方式和普人不同),只思考了,我想唸書,不想這麼早有小孩。

而男友經常手來腳來的碰觸,讓我不舒服及害怕,又,約定一起好好唸書,但對方成績時好(微積分拿過全班唯一考100分)時壞(全班倒數幾名),覺得繼續交往下去很累就分手了,後來對方留級重唸,來(高一生到高二)班上要求復合仍沒在一起…

 

在肯x基、廟(廟公)裡、公車上、工作場所、網路上…遇過性騷擾。

以上這些事,全都有和宅說過。

腦,讓我必須一五一十地說,不喜歡(想)壓抑,不喜歡藏事情在腦中,尤其面對自己信任的人,不覺得這些事有什麼好隱藏(暪)的。

而且,「說」出來,似乎才能把這些不舒適感覺,「吐」掉!

 

 

部分家長認為性教育過早,對於教材探討「性知識」感到恐慌,日前台北市教育局長曾燦金更宣示:性別平等「不當」教材退出校園,然何謂「不當」?

從相關報導實在看不出(例如「生理性別和性傾向未必有對應關係」,這不是事實嗎?何來不當),實應三思!

如果我們不教導孩子正確的性知識,讓他/她們長出辨識世界的羽翼,如果我們的性教育只是給那些需要性的人,就是讓那些人與純潔無知的被害人之間形成巨大的知識、權力落差,讓那些人得以輕易的伸出狼爪,並隱遁於無形。

 

洪水猛獸兒少不宜?高雄部分家長要求性平教育退出校園_2017/03/29_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內文筆截:

 

一群家長偕同市議員舉辦記者會,表示近年屢次發生弒親逆師的不倫悲劇,認為現今學子不懂倫理道德,欠缺品格教育,要求性平教育退出校園

編碎語

小編看不太懂這群家長和市議員的邏輯在哪?倫理道德及品格教育的缺失,和性平教育有什麼關連性?

不過,由這群家長和市議員的行動來看,小編看出了倫理道德及品格教育缺失的癥結點在哪。

 

高雄市監督不當教材家長聯盟代表洪志和表示,他要打破恐同症、恐平症,並質疑性平不能等同多元。「性平有等於多元嗎?多元有等於性平嗎?我舉一個例子,現在大人都在吵,孩子也跟大人吵,結果他們彼此尊重了嗎?所以多元有沒有辦法性平?」

編碎語

在這個『性平有等於多元?多元有等於性平?』的疑問之前,編想要先問,請問,大人吵、孩子吵,和性平多元的關係在哪?

「大人吵、孩子吵」是在吵什麼問題?和性平多元的邏輯關係在哪?

 

洪志和也認為,葉永鋕死因未定,是性平與同運團體長期消費、炒作為性平教育未落實的犧牲者,但他認為葉永鋕的死是品格教育與親師生互動的問題。他舉出近來發生很多弒親的案例,認為應該要有二十個小時的品格教育。

編碎語
每個弒親案例的狀況不同,有的是壓抑的家庭教育所造成;有的是寵上天的家庭教育造成,而這些品格教育,和性平教育是可以平行實施,同時教授於學子的。

更尤其,這位先生所謂的品格教育,到底是指什麼?小孩應該完全無自己的想法,就是要聽從大人,這樣才是所謂的品格嗎?他的意思是這樣嗎?

品格教育和性平教育有抵觸嗎?

 

 

黃俐雅談到,人本處理過很多孩童受性侵的個案,所以不斷教育孩子要建立隱私觀念,無論認識不認識的人都無權逾越,因為年幼的孩子被性侵,絕多數是熟人所為,這與一般要防範陌生人的觀念背道而馳。

性平教育其實就是在教導建立界限,卻屢受曲解,被指責是鼓勵孩子發生性行為,從而多P、性病傳染、未婚生子,而這些並非事實。

 

 

黃俐雅認為,今天有家長要求品格教育,並要性平教育退出校園,「可是四維八德和小孩認識自己身體是不一樣的。」她表示:「以品格取代性平教育,最主要是說,你不教小孩就不懂,教了就是鼓勵。可是小孩本來就…現在媒體他都看得到啊。這已經不是爸媽或老師可以控制了。

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亦直言,「網路上那些A片、漫畫,你說怎麼擋得住?今天教育如果棄守的話,你是讓那些地下管道在教你的小孩耶!

編碎語
事實上,棄守多年的性教育就是這些社會問題的根源,不是?

不然,報導中講防師騎書上寫到,老師把少女「壓向」牆壁的性行為何來???

 

 

「還有個重點是說,性平教育是要協助孩子不要成為加害人,」張萍解釋:「因為你不教,只是傳統的性別觀念,不符合這個就會有取笑、歧視、霸凌,你變成是加害人。所以當然要教啊!不教太危險了,你會讓你的小孩不知不覺就手上染血。」

編碎語
編見這些靠么反對的人手上都是血很久了…

 

 

在議會裡頭正在舉辦反性平教育記者會的同時,支持性別平等教育的眾多團體也在議會大門聲援。支持團體指出,品格教育與性平教育並不衝突,品格教育更應該捍衛性別平等。

支持團體也譴責反對方不斷扭曲性平教育,促成此次惡意的連署。他們高喊「違法論述非真相,議員眼睛請雪亮。」口號,希望議員能實際理解性平教育的內涵。

編碎語
有些議員不是眼睛沒雪亮,而是議員本身就是「無法」眼睛雪亮的人…

 

 

對於反對方記者會提及性平教育應該適齡,黃俐雅反問:「什麼叫適齡?那是因人而異。」她認為,現在性平課程講到的性,就已經是適齡教育。

「因為不教,小孩也會知道,與其讓小孩自己去摸索……我覺得講性教育是在建立對性的態度,而且小孩未來遇到事情要不要跟我們講,也是取決於我們建立的態度。」

張萍亦提到:「我們處理的案子,最早是幼稚園的小孩在睡午覺的時候自慰,你說什麼時候教?隨時啊!而且要很坦然去面對這些發生的現象。」

編碎語
小小孩可能不明白「自慰」乙詞的意思,不需要針對該詞對小小孩解釋,只需就該行為詢問小小孩感受。

「這麼做是因為讓你感覺如何嗎?」

有時候是感受上讓他覺得很好(舒適?舒服?開心?),所以有該行為,如果成人是用髒掉的眼睛在看該行為,該行為就變成髒的。

針對該行為,我們需要從【生理】及【心理】去思考。

生理上的反應是什麼?有沒有可能性器官有病理現象?

心理上的反應是什麼?感到舒服?好奇?而讓他有該行為?在他的年紀有舒服感受是性早熟反應嗎?等等。

或者,再多想個外在因素,有沒有可能從哪裡看到或學來的?

這些,都需要尋專業醫生確認,家長不用自己嚇自己的小題大作。

每個人生理、心理成長速度本來就有差異,不是?

 

 

而反對代表洪志和指稱葉永鋕死因不明,是性平團體長期消費炒作,曾在葉永鋕過世隔天就與黃俐雅一同進入高樹國中校園的張萍相當憤怒。

「什麼被消費?今天性別平等教育就是因為葉永鋕才有的,什麼被消費?」

「那些人說我們消費葉永鋕,有資格講這句話的人只有葉媽媽!可是葉媽媽很歡迎大家引用葉永鋕的故事,她覺得她沒辦法救葉永鋕,所以要救像葉永鋕一樣的小孩。你不瞭解狀況就不要亂講話,還說葉永鋕死因不明,他長期在學校被霸凌,這是事實!」

編碎語
是洪志和在消費葉永鋕吧!?

葉永鋕事件

2000年4月20日,屏東高樹國中學生葉永鋕被發現倒臥在廁所血泊中,送醫不治。2006年高雄高分院認定為滑倒致使頭部撞擊死亡。因葉永鋕長期為性別氣質受到霸凌,致使不敢於下課時間如廁,被認為是校園性別多元意識不足造成悲劇,也促成《性別平等教育法》的修法

 

 

張萍指出,性平教育不斷被移花接木,遭到抹黑與誤導,「他們在反性別光譜、反性平教育,背後就是在反同。現在他們也懂得包裝(不是反同)了,但其實還是反同又恐性。」

黃俐雅表示,反性平的說詞從早年的人獸交,到現今處理益加細緻,但這一波波不斷的攻擊,不少年輕人特別是同志,受到了很大的傷害。

 

 

你今天有你的信仰、你的價值觀是反同的,那是你的事,」張萍批評這些年性平教育所受的攻擊,「你不要扭曲、不要製造恐慌,大家好好來講道理,你不能用這種手段,打烏賊戰,講那些跟事實完全不符的東西,那種很反智的做法,把家長都當傻瓜耍,就很不道德啊!」

編碎語
所以在這件事情上,編很瞧不起那些「挾"宗教"令"眾人"」的骯髒人。

這句話一定要說重一點,以反應編有多不屑。

 

 

黃俐雅認為,性平教育的爭議也是雙方處理事物立場的差異。

「他們擔心的就是我們擔心的,可是他們是透過制約,我們是透過啟蒙;他們想要保護孩子,我們想讓小孩有能力自我保護與評估。」

在高雄市議會外支持性平教育的記者會上,一名到場聲援的雄中學生,說出他對性平教育的看法:

「性別平等教育不只是為了創造一個更能夠包容不一樣、對所有人更友善的校園。它更重要的,讓那些可能跟其他人不太一樣、可能要遭到其他人討論、遭到異樣眼光的同學們知道,他們並不是異類,他們就和其他人沒有什麼不一樣。他們可以和我們一樣過著不被歧視、不被霸凌的生活。這是我認為性別平等教育最重要的意義。」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為維護不健全家庭!?反同志平權!?

生活環境裡有同志、有自閉症者,有許多不同特質的人,見怪不怪。

不管對方是什麼人,相處久了,人都是看個性和合不合得來。


芝麻街製作人於CBS《60分鐘》節目介紹「Julia」,而不是自閉症者 Julia

芝麻街中登場的不是患有自閉症的 Julia,希望大家能知道『她是Julia』

 

女兒「當寵物養」被狼師騙走 台大狂師電翻台灣家長!_2017年05月11日 08:17_ETNEWS新聞雲

影文筆截:

 

生了女兒,生了兒子,兩個他都很疼,可是,基本上,他可能只重視男生

他今天沒有想過,兩個字他沒有想過,尊嚴

對女生的期望就是你要乖,準備將來嫁個好老公

 

 

今天從來沒有把她當成一個人來看

沒有教她怎麼make choice

編碎語
奶奶仍舊用力地緊抓著我的臂膀而且大聲堅定地跟我說,不要讓任何人,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人碰我的身體。

奶奶說要告訴爸媽我交了男友,雖然她不是告訴我保險套等防護措施,不過,她說,如果我懷孕的話就不用唸書了,得生小孩、養小孩。

我沒有被恐嚇到,只思考了,我想唸書,不想這麼早有小孩。make ur choice

遇到有什麼問題,聽聽小孩的看法,我們對小孩的不尊重,導致於他們的忍氣吞聲

 

 

所以小女生她今天完全自生自滅的狀況之下

她為什麼受騙?因為她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她沒有想過男生來追我的時候應該怎麼辦,因為家長沒有教她

編碎語
教,要看是怎麼教,多數台灣家長真的很不會教小孩。

可憐的是,因為他她們自己也是這樣長大的,所以,似乎也無法說是家長的錯…

不過,小編也是只被告訴可能會有的結果,而由自己做出選擇

我們把小孩子永遠當小孩,20歲了還永遠當小孩看待,30歲了爸爸媽媽還是把他當小孩看待

 

 

什麼叫大人,就是自主性

就是女生在台灣社會自主性真的很低呀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

我一點都不在意亞斯伯格症,我覺得那就是我

宅回我:「你只是被世俗體制給霸凌了」

只能說,如果我今天是男生,我在家裡,或在職場上,都不會有問題。


轉貼:你的爸媽是自戀型人格嗎? 看看這6個跡象

難怪AS不受歡迎,因為沒有接收(讀取)到操控者需求的訊息,就被歸類為不受控制、刁鑽的一群……(自主性高)

低到她們需要用自主性來對自己本身的生命做一個抉擇的時候,都在找尋

有沒有人可以問啊

有沒有人可以依賴啊

 

 

甚至於他(她)有同性戀的傾向,你看她沒有辦法問啊,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同場加映>>「我討厭這個身體!」性別不安者用生命傾訴心聲

『到現在我都還是很困惑,我到底該以男性身份活下去,還是女性身份… 如果是以女性身份過活,我心裏卻一直有矛盾、畏縮的感覺。我一直很在意「一般女生」、「一般男生」會有的言行,自己和她(他)們的差別在哪裡』

我一直努力想接納自己身體、心靈不同的部份,但是,身邊的人無法接受這樣的我。


轉貼:讓生命不再逝去,一起加入改變社會的「溫柔革命」

我訴求,看不見的,大腦平等;而不是看得見的,外觀、身體、性別平等。

 

 

因為沒人教她,所以她最後只能跟她同樣沒有經驗的人(說)

今天如果很多事情都可以談開,你怎麼受騙?

每個都非常有經驗,怎麼受騙呢?

所以成長本來就是一個學習過程

我們沒有學呀!所以你剛剛講那個情形我們永遠會發生

她對性的好奇,她爸爸媽媽馬上壓住,說性教育只需要給需要性的人

大家都在撒謊 大家都在撒謊

所以意思是,大家都不願意面對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7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