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怎樣的人,特別容易被「情緒勒索」?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內文筆截:

 

你也有這些遭情緒勒索的困擾嗎?點閱潘朵拉,看看可能有哪些關連性。

我想要當好人

 

你是否想過:「為什麼我想要當好人?」

這個社會是這樣教導我們的:我們需要在意別人的目光與評價,需要獲得別人的好感,需要不斷地調整自己的行為,讓自己「好相處」。

我們變得非常顧慮別人的需求,在意別人的想法。

有時,我們勉強自己滿足別人需求,沒辦法拒絕別人。好像拒絕別人,是自己的錯。

尤其,看到自己拒絕別人之後,別人失望的表情,有時會讓我們感覺:「我做錯事了,我讓別人失望了。」那種感覺真的很糟。所以我們努力,不想拒絕別人。不想因為別人對我們失望,而讓我們也對自己失望。

潘朵拉, 點我閱讀

 

 

習慣自我懷疑

「可是,我每次聽到對方對我的責備與要求時,雖然我腦袋知道他說的不對,可是我總是會懷疑自己……」

很多習慣自我懷疑的人,其實是對於罪惡感很敏感,責任感也很重的人。可能在過去經驗裡,自我懷疑者學會了接他人的情緒責任

他們可能在高標準的環境中長大,時常擔心自己做不好,會造成別人的困擾、愧對別人。

他們沒有足夠的自信,總擔心「麻煩」別人,擔心別人覺得自己能力不好,或對不起別人……這種時常存在的「自我懷疑」與「罪惡感」,常使與他們互動的情緒勒索者嗅到,而成為開始一段「情緒勒索關係」的關鍵。

潘朵拉, 點我閱讀

 

 

過度在乎別人感受

「我的確總把別人的感受放在前面。當別人有需求的時候,如果他提出需求,而我沒有答應,我就會很有罪惡感;尤其如果他因此而覺得失望、生氣或難過,甚至因此對我有些指責的言語,我就會更覺得我好像做錯事了。我好自私,我讓他失望了,甚至我也會害怕他因而討厭我。所以,最後,不管再怎麼勉強,我總是會答應,然後讓自己疲累不堪……」

問題是,如果「在乎別人感受」的特質太過放大,變得以「別人的感受好壞」作為自己的行為準則的時候呢?

 

甚至以別人感受為首要,完全忽略了自己的感受?

在人際互動關係中,或許常常會覺得非常辛苦。他們無法不在乎別人的感受,一旦別人對他們表達失望、生氣、難過等負面情緒,都會讓這些「極為在乎別人感受的人」不安、害怕。他們會擔心:是否因為自己沒有做好、不夠體貼,使得別人有這些負面情緒。

當別人對他們提出要求時,他們會害怕看到別人失望的表情,更害怕因而衝突,甚至被對方討厭。因此,即使自己百般不願,他們還是會勉強自己答應。

 

 

希望獲得別人的肯定

這段關係有一個最大的特色,就是「有一方可以定義、評價另一方,而由於這個權力位階的影響,另一方不得不接受對方的評價」。

如果你是這樣的人,你可能會下意識地去確認對方對你的評價與看法,你會努力做一些事,只為了能夠得到對方的肯定。

你可能會不停地努力達到他的要求,只為了獲得對方的肯定與暫時性的讚美。

一旦對方貶低你,或是說出「我是為你好」,你可能就會忍不住相信,然後按照他的方式去做,只為了得到對方說一句:「你做得很好。」

「孝順」文化與對「權威」的尊崇
「你要聽話,不要忤逆師長。」
「你為什麼就是要跟爸媽作對。真的是很不孝。」
「你要孝順,要尊師重道……」

有時候,這種社會對「孝順」的推崇,綁架了孩子的自主性,卻也扼殺了父母了解孩子的機會。

有些父母對於孩子應該如何順從,有太多「應該」的想像,使得父母有時拋下自己身為父母的權威、尊嚴與面子,認為「我是父母,我為你好,所以你聽我的是應該的」,卻忽略了孩子也是一個「人」。

身為人,他當然有獨立的思考、獨立的想法,可以有需求、有感受,這些都是應該被尊重且在乎的。

潘朵拉, 點我閱讀

 

 

貶低你或你的能力

情緒勒索者,他們非常擅長做一件事情:貶低你或你的能力(自我價值),引發你的罪惡感,以及剝奪你的安全感。

情緒勒索者發現你不願意滿足他的需求時,他會使用一些方法,讓你感覺自己的判斷力有問題。

甚至,他們會讓你感覺,如果你不按照他的方式做,是你的錯,是因為你的個性有缺陷、判斷能力不夠、太過懶惰、能力不足……他們會使用各種方法,讓你懷疑自己的「感受」是錯的、是自己不對,還會用各種理由美化他們自己的需求,以展現「他們是對的」。

你會在這過程中愈來愈忽略、否定自己的感受。慢慢的,你也會失去自我價值感,產生自我懷疑,對自己將愈來愈沒有信心。

情緒勒索者放出的餌,就是:「只要你按照我的要求/方式去做,我就會肯定你。」

情緒勒索者的「肯定」,可能是口頭上的肯定,也可能是相對比較平靜而非發怒的情緒,或是一些物質上的獎賞等。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引發你的罪惡感

「我是為你好。」
「我這麼照顧你,你居然不聽我的話。」
「我這麼賞識你,你讓我失望了。」
「你不按照我想要的做,難道你不愛我嗎?」
「就是因為你不按照我的方式去做,別人知道就會覺得我不好,我會很丟臉。」

上述這些言語,都好像在控訴:「我對你那麼好,你怎麼可以不按照我的話去做?」這些話的目的,都是想讓我們覺得:「我真是不識好歹」。

好像我們在這個互動中,如果有什麼不舒服的感覺,那都是我們的錯覺。

情緒勒索者總是在提醒我們:我們的人生有「責任與義務」去滿足他們的需求,這樣才顯得我們「夠好」。對他們而言,「這是你應該做的事」。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剝奪你的安全感

「你要不照我的方式做,要不我們分手。」
「你要是跟他結婚,我們就斷絕親子關係。」
「你要是不按照我的方式做,我就死給你看。」
「你如果不按照我的方式做,你就會失去這份工作。」
「要是你不聽我的,我就讓你身敗名裂。」

情緒勒索者知道,對你而言,你「最在乎的事情」是什麼,於是他們會威脅你,剝奪你的安全感,讓你覺得不安。

緒勒索者其實一直在向被勒索者傳達一個訊息:「你有『責任』讓我覺得你變得『更好』」。

情緒勒索者認為,被勒索者有讓情緒勒索者覺得其變得「更好」的責任;而且,這個「更好」的標準,是由「情緒勒索者」所定義的。

情緒勒索者可能會使用「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作為「包裝」這三元素的手段;而強度很大的負面情緒,會使得「情緒界限模糊」的被勒索者,心裡因而產生很大的壓力,覺得自己需要負對方的「情緒責任」,於是,情緒勒索者得以「遂行其是」,而被勒索者只能任憑其予取予求。

潘朵拉, 點我閱讀

 

資料來源:為什麼我會動彈不得?擺脫不了的「責任」與「你應該」_周慕姿 寶瓶文化 2017-03_快樂工作人雜誌

編碎語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