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TED — Nic Marks: 快樂星球指數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2
編碎語
昨天分享這篇<環保念頭&習慣>後,不經意在日本新聞上看到 TED 這篇。中文版早已有翻譯,找來分享。

 

人們只關注於市場上取得的進步,這是金融上的定義,一個經濟上的進步意謂著 — 基於某種未知的原因,如果我們有個不斷上升的正確數字,我們的生活就變得更好,無論是關於股市或國內生產毛額,只要經濟成長,不管怎樣,生活必定更好。

某種意義上,它訴諸的是人類貪婪,而非恐懼 — 擁有愈多,即愈好。

 

 

在西方世界裡,我們有的已經夠多了;也許世上有些地方不是,但我們的生活已經夠好了。

我們創造了一個國家會計系統是完全建基於生產、與生產物品之上。這也許是歷史造成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我們必須生產大量物品。我們也如此成功地生產出某些產品。我們摧毀歐洲許多地區,之後也必須加以重建。因此,我們的國家會計系統變得關注、著迷於我們可以生產的物品之上。

 

 

到了1968年,這個有遠見的人 — Robert Kennedy,在他不幸的總統競選初期,給予了國民生產毛額(GNP)一次前所未見、最具說服力的重擊。

他以這句話作為演說結尾:「國民生產毛額可以衡量生活一切事物,但它無法衡量你生命的價值。」

我相信,假使 Kennedy 今天仍健在,他會要求像我這樣的統計學家,去發現尋找那使生命具有意義的東西。

他也許會要求我們重新設計國家會計系統,使它根據一些重要的事,好比社會正義、永續發展,和人民福利。

 

 

世界各地的人們說他們所要的是快樂。

爲了他們、爲了他們的家人、孩子、以及社區。他們是有覺得錢有點重要,它存在,但不如快樂重要,也不如愛來得重要。

在生命中,我們都需要愛與被愛。它不若健康一般重要,我們想要一個健康完滿的人生,這些是人類的自然願望,爲什麽統計學家不衡量這些東西?為什麼我們不以這些事物思考國家的進步?

反而僅僅衡量我們擁有多少東西?這是我在長大後所做的事 — 思考如何測量快樂、我們如何衡量幸福、在環境限制之下,如何才能做到這一點。

 

 

我們說,一個國家的最終成果,取決於她如何成功地為她的公民創造快樂和健康的生活。 那應當才是這個星球上,每個國家的目標所在。

但我們必須記得,這裡有個基本的投入,意即,我們使用多少地球資源。

我們只有一個地球,我們必須共享。

這是我們所共享的一個資源,終究會枯竭的地球。

經濟學對稀少性非常感興趣。當擁有一種稀少性資源時,人們希望把它轉變為一個理想的工業成果。經濟學思考效益,它思考我們需要付出多少力,才能獲得多少錢,而這可以作為一個衡量工具:我們使用多少地球資源,以獲得多少幸福。它是一個有關效率的測量工具,最簡單的呈現方式,也許就是向各位展示這個圖表。

a-happy-planet

有些國家,黃色三角這裡,比全球平均值還高,它們正朝著圖表的右上方前進。這是一個理想的圖形,我們想要處於左上方,在那裡好生活並不消耗地球,它們是拉丁美洲。

位於最上方的國家,是一個我從沒去過的地方,也許你們之中有人去過 — 哥斯大黎加。

哥斯大黎加平均預期壽命為 78.5 歲,比美國人活的要久。根據蓋洛普最新的調查,在這星球上,最幸福的國家 — 比任何地方都幸福,比瑞士、丹麥還快樂,是最幸福的地方,他們只消耗西方國家所用掉的四分之一資源 — 四分之一的資源。

在哥斯大黎加發生了什麽事?我們可以看看一些數據,99%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他們的政府是率先承諾在2021年達到碳中和的國家,他們1949年就廢除了軍隊。1949年接著,他們投資於社會計劃 — 健康與教育。他們是拉丁美洲國家中,識字率最高的國家之一,也是世界數一數二高識字率的國家。他們也充滿拉丁活力,可不是?他們重視社會連結。

 

 

挑戰在於,很有可能 — 我們必須思考一下 — 未來可能不見得屬於北美,不見得是歐洲,未來很可能就是拉丁美洲。這項挑戰,是要把全球平均值移到了這裡,那就是我們應當做的事。

倘若我們要做這件事,我們必須拉動底層的國家,把國家從圖表的右側拉出。接著,我們才能開始創造一個快樂星球。

照樣造句(意):倘若我們要幸福,我們必須給予需要幫助的人幫助,把他們從底層拉出。

這是許多先進國家重視與投資的 — 健康與教育。

 

 

你可以從事哪五種積極的行為 來增進自己的生活福利?而這些癥結在於,它們並不是什麽幸福的奧秘,反而是那些,使幸福流向你。

第一件事:連結,你的社會關係,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基石。你是否投注時間與精神在所愛的對象之上?繼續建造它們。

第二件事:積極,擺脫壞情緒的最快方法是:走出去,散步去,打開收音機跳舞去。積極對我們正面的情緒有益。

第三件事是:關注,你對發生於周遭世界的事物有多少關注?四季變遷、生活周遭的人。你是否察覺,有什麽蠢蠢欲動、即將要浮現的事物?根據許多關注的證據、認知行為治療,對我們的幸福是非常有益的。

第四項是:持續學習,持續是非常重要的。在一生中不斷學習,那些持續不斷學習,以及保有好奇心的長輩,比起那些停止學習的人還要健康。不一定得是正式的學習,不需以知識為基礎,保有好奇心最重要。可以是學習烹飪一道新料理,可以是重拾你的兒時樂器,持續學習。

最後一個是最反經濟的活動:給予。我們的慷慨、我們的利他主義、我們的同理心,都已深值於我們腦內的獎勵機制裡。當我們給予時,我們感覺良好。

你可以做個實驗,在早晨,你給予兩組人100美元,你告訴其中一組,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告訴另一組,把錢花在其他人身上。在這天結束時,你測量他們的快樂程度,那些把錢用於其它人身上的人,會比用於自己身上的人感覺快樂許多。

這五項,我們把它印成方便靈巧的明信片。它們(連結、積極、關注、持續學習、給予)並不消耗地球一分一毫,它們不含任何碳內容物,它們無須用物質達到滿足。

所以,我想這是可行的,幸福無須消耗地球

 

 

現在,馬丁•路德•金恩在他過世的前一晚作了一場撼動人心的演說。他說:「我知道前路有荊棘,前路或有艱難困厄。但我不畏懼,我不在乎;我曾攀上山之巔, 我亦見過那應許之地。」他是個牧師,但我相信環保運動。

事實上,政府、商業社群都必須攀上那山巔,必須去看看,去見那應許之地或那承諾的地土,它需要有個我們都渴望的世界願景。

不只如此,我們需要創造一個「大轉變」才能抵達那裡,我們必須鋪下美好事物,通往大轉變。

人類都想要幸福。

以五種方式打造它。

我們也需要指示,聚集人們在一起,向他們指出一些比如「快樂星球指數」的東西。

我相信,我們能創造出大家都想要的世界,在那,快樂無須消耗地球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