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這個身體!」性別不安者用生命傾訴心聲

8年前冬天,一名性別不安者結束了自己的生命。她(他)的名字叫「優子」。女性外表,男性心智,使她(他)的生命不斷在矛盾中痛苦地存活著。她(他)的母親祈願,希望未來的社會,是個能夠接受不同特質者的社會。

 

記者詢問了母親現在的想法。
她(他)長大以後我們經常2人一起去釣魚。
「不曉得能不能釣到魚。。。」
「希望能釣到囉~」
一邊閒聊著一邊拋出釣線。有空我們再常常來釣魚吧!2人做了約定……。

 

『我是剛滿29歳的女性。但是,我從小就不喜歡女生會玩的「扮家家酒」及「洋娃娃」;我喜歡玩「四驅車」,還有看「少年漫畫」。雖然心裏不願意,但是,我只能穿著學校規定的制服裙子去上學』<截自優子申請假處分的自陳書>

我想過「女孩子應該要喜歡什麼什麼東西」,但是,我沒想過自己是性別不安障礙。

女孩子們最喜歡穿扮華麗的成人式到來時,因為父母希望至少「穿一次和服」,雖然說了要穿西裝,還是順著父母的想法,穿上他們準備的黃色基底和服去參加。現在想想,優子真的很孝順,也很可憐,我(優母)很不捨。應該是看到我興奮地幫她(他)準備,不穿的話會折了我的想法,她(他)什麼都沒說。她(他)穿和服在照相館拍的那張照片,我沒辦法把它掛出來。

 

『如果復職以後還是很難待下去的話,再想辦法吧… 我現在一心一意只想回到工作岡位上。今後不管是以女性身份,還是男性身份活下去,精神、肉體層面都還是很痛苦,那麼…』<截自優子申請假處分的自陳書>

她(他)每次和我聊到工作的事就很高興的樣子,說「找到天職」。即使她(他)跟同事表明自己是性別不安障礙者,同事漸漸遠離她(他)以後也一樣。

 

我(優母)想,優子一定活得很痛苦。我想過,是我沒有將她(他)的身體性別和心靈性別生成一樣的性別。

 

『到現在我都還是很困惑,我到底該以男性身份活下去,還是女性身份… 如果是以女性身份過活,我心裏卻一直有矛盾、畏縮的感覺。我一直很在意「一般女生」、「一般男生」會有的言行,自己和她(他)們的差別在哪裡』<截自優子申請假處分的自陳書>

自殺的前幾天心裡不斷有「我討厭這個身體!」的想法,反覆地折磨著,心中不斷地硬咽,非常難受。我很少有明顯的情感外露,但是,我無法欺暪自己的內心,內心失望透頂的感受。我一直努力想接納自己身體、心靈不同的部份,但是,身邊的人無法接受這樣的我。

 

 

在自家和室自殺,身亡時29歳。

「小優、小優」我(優母)拼命喊她(他)的名字。她(他)的表情像是極盡全力地忍耐著,「孩子,你很痛苦吧!」我那時候好像突然能感受到她(他)一直以來隱忍著的痛苦。

你為什麼一定要死呢?優子沒有錯,該為優子自殺負責任的不應該是優子,這是我無論如何都要奮鬥下去(控告優子生前工作的公司職霸)的原因。

這不會只是優子的問題。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特質,如果大家都能認知到,世界有著不同特質的人是件美好的事情,優子可能被接受,就不用自殺結束生命。我會繼續朝人人有性別選擇自主權的社會來努力。

 

 

■遭解雇後自殺,職霸控訴

優子的母親以「優子工作的公司因獲知優子的性別不安障礙,強行要求優子離職,使得優子罹患憂鬱症而自殺」,向廣島地院提起喪葬補助申請遭退的訴願。唯上個月地院裁示,「無法確認自殺確為業務原因」而退其提訴。優母於本月3日上訴。

根據判決書記載,優子為汽車銷售公司正職員工,於2008年11月向同事表明自己為性別不安障礙者,同月下旬即獲公司解雇通知。為保全工作,優子對公司提出假處份,或許不堪訴訟繁複等種種心理煎熬,於2009年1月自殺。優母於2011年8月申請勞災喪葬補助。岩國市勞動局以「自殺非業務緣故」拒絕受理。

 

資料來源:「この体が嫌なんよ」胸かきむしり嗚咽、命絶った我が子_朝日新聞デジタル 2/3(金) 21:32配信

編碎語
如果你也有故事想說,請來訊,將選錄刊載於此站上。

同場加映>>轉貼:讓生命不再逝去,一起加入改變社會的「溫柔革命」

『我訴求,看不見的,大腦平等;而不是看得見的,外觀、身體、性別平等。』


其他參考>>同性愛(戀)(GD)系列文章


社團加入>>家的依附關係 心情紓發互助社團(寫自己的故事)

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安心專線:0800-788-995(0800-請幫幫-救救我)

※ 張老師專線:1980

※ 生命線專線:1995

※ 反霸凌專線:0800-200-885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