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如果晚上看到沒開大燈的車,你會去提醒他們嗎?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截摘筆記:

 

當在晚上或暗處開車時,如果你儀表版沒有亮,為什麼駕駛沒有立刻警覺到呢?其中一個理由可能是文化所造成,某些人批判性自我觀察。

人不僅有能力可以感知外在的世界,也可以查覺到自己的想法。

我會思考、也會看到某些事物,而我也有意識到所有的一切。這種自我意識非常重要,不僅可以增進自我反省,也可以讓你自行評估自己的行為還有想法。這算是一種自我控制,畢竟你的行為還是跟外在環境息息相關。

這樣的社會良心其實是不停校準人行為的力量,讓每個人可以一直地跟著不停變化的社會價值。

當那些強加上你身上的壓力消失時,自律也消失了。舉例來說,如果一個教授上課不點名,很快就會發現自己面對一間空蕩蕩的教室,學生只有小貓兩三隻。

 

導致了另一種症狀,台灣有些駕駛在路上開車時,對於他們後面的車輛往往不太關心,不過不管怎麼樣都沒有人在乎,因為後面的駕駛同樣不太在乎也在他們後面的駕駛,大家盲目的耐心其實無形中容忍了任何的駕駛意外。

 

第二個我想要強調的重點,相較於第一個更是問題。

在歐洲你偶爾會看到沒有開大燈的車,不過時間也不會太長,每當有行人或是其他的車輛看到,他們都會跟駕駛示意,提醒他記得把車燈打開,不管是打手勢、閃燈、或是按喇叭,對許多人來說這是蠻直覺的反映,沒開大燈的車也不會開太遠,因為大家都會提醒他,個人都關心公共事務

 

主動關心陌生人並不是台灣人的文化,對台灣人來說,家庭更為重要,所有的社會活動也跟家人親戚有關。一般來說,這樣的生活方式會縮減你的朋友圈,減少你平常會遇到或是關心的人。非家庭成員似乎就不是一個人在社會中關心的重點。這其實有點矛盾,因為我相信大部分的台灣人都樂於助人,不過如果今天要幫助的人是陌生人,他們就好像會害怕干涉別人的私事,後來乾脆就不要過問了

黑盒子, 勿任意點開
不是這樣!他們就會關心,應該說雞婆的問別人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生第一胎,什麼時候第二胎,而她們叫這些為關心!?記得不曉得誰的文章寫過,怎麼不問有沒有計劃什麼時候告別這個地球或世界?我寫的很委婉。。

 

我們可以幫忙我們可能不會再見到的人,單單只因為覺得這件事是對的,我們的推理能力允許我們「擴大圈圈」,擴大我們關心的範圍,讓道德超越親屬關係,不是因為他們跟我們有血緣關係才是好人,或是講話是對的,這樣的想法不是好事。

 

某些台灣人會有一個傾向,當陌生人需要幫忙的時候,他們會把頭埋進沙子裡。這種自欺的行為應該僅存在於相對封閉的社會,對某些台灣人來說,關心僅限於在自己的小圈圈內。

這種偽倫理的思想會汙染一個人的心智應該有人會希望這些人打開腦中的大燈,看看這個覺得他們才是奇怪的人的世界(台灣之外=外國)。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20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