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世界精神醫學會對於性別認同與同性性傾向、性吸引和性行為之立場聲明

全文截錄:

 

背景

由於最近在許多國家出現性傾向議題的爭議,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WPA)認為:有必要提出對於同性性傾向、性吸引和性行為(舊稱同性戀)的澄清。

 

和其他國際組織一樣,世界精神醫學會認為:性傾向是與生俱來的,由生物、心理、發展和社會等因素所決定

在50多年前,金賽(Kinsey)等人於1948年就提出:人與人之間的性行為具有多樣性。他描述了就當時的時代背景來說令人驚訝的現象:超過10%以上接受訪談的對象有同性性行為。

隨後的族群調查發現:約有4%的人具有同性性傾向(例如:男同性戀、女同性戀和雙性戀傾向)。

另外0.5%的人的性別認同與出生時的生理性別不同(例如:跨性別)(Gates, 2011)。

整體而言,上述人口數目超過2億5千萬人。

 

 

神科醫師應有社會責任,經由倡議來改善社會的不平等,其中包括性別認同和性傾向相關的不平等。

儘管歷史中不幸地對於少數性別和性傾向曾抱持汙名與歧視,但過去數十年來,現代醫學已經不再視同性性傾向和性行為是病態(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1980)。

世界衛生組織(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也已將同性性傾向視為人類性行為的正常展現(WHO, 1992)。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於2012年聲明重視女同性戀(Lesbian)、男同性戀(Gay)、雙性戀(Bisexual)和跨性別者(Transgender)(合稱LGBT)的權益。

在國際疾病分類(The International Statistic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and Related Health Problems, 10th Revision, ICD-10)和美國精神疾病診斷和統計手冊第五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 DSM-5)這兩個主要的疾病診斷和分類系統,也已不將同性性傾向、性吸引、性行為和性別認同少數者視為病態(WHO, 1993; APA, 2013)。

 

有相當多研究證據顯示,性行為和性的流動性取決於諸多因素(Ventriglio等人,2016)。而且,許多研究明確指出:在LGBT族群中雖然有較高的精神疾病罹患率(Levounis等人,2012;Kalra等人,2015),一旦他們的權利和平等受到保障,這些疾病的比率就開始下降(Gonzales, 2014;Hatzenbuehler等人,2009和2012;Padula等人,2015)。

各種多元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的人都有資格去尋求治療方案,來幫助自己活得更舒適、減輕苦惱、處理社會結構中種種的歧視、更接納自己的性傾向或性別認同。這樣的原則適用於任何對自己的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感到苦惱的人,也包括異性戀取向者

世界精神醫學會堅信治療需要有實證基礎,而目前並沒有明確的科學證據能證明性傾向可以被改變

更何況,所謂「對於同性戀的治療」可能會滋長對於同性戀的偏見和歧視,因此這些治療具有潛在的危害性(Rao和Jacob, 2012)。

對於不被視為疾病的性別少數有任何「治療」的意圖,是全然違反倫理的。

 

 

世界精神醫學會認為: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要被視為、且應當被視為社會中重要的一份子,具有和其他公民完全相同的權利和責任,包括平等接受醫療照護、以及在文明社會中擁有相同的權利和責任。

 

世界精神醫學會認為:同性情慾的展現是普遍存在於各文化

在客觀層面而言,同性性傾向本身並不會造成心理功能的障礙、或是判斷力、穩定性或職業能力的缺損。

 

世界精神醫學會認為:同性間的性吸引、性傾向和性行為皆屬於人類性行為的正常範圍,也認為:人類的性、性傾向、性行為和性生活方式是多因素共同造成的結果。

 

世界精神醫學會確認:企圖改變性傾向的「治療」都是缺乏科學療效的,而且強調:這些所謂「治療」會帶來傷害和不利影響。

 

世界精神醫學會明瞭:社會上對於具有同性性傾向和跨性別認同者,存在著污名化和伴隨而來的歧視,並認為:他們所面臨的困難是造成他們苦惱的重要原因,因此需要提供適當的精神健康支持。

 

世界精神醫學會支持:有必要對於同性性傾向和性行為、以及跨性別認同者除罪化,並確認:LGBT族群應具有的權利包括人權、公民權和政治權。

世界精神醫學會並支持以下項性別和性傾向平等行動:反霸凌入法;設立就學、就業和居住的反歧視法律;移居的權利平等;法律上行使同意權年齡的平等;和設立制止仇恨犯罪的法律,以增加因偏見而施加在LGBT族群的暴力犯罪刑責。

 

世界精神醫學會強調:需要進一步研究和發展具有實證支持的醫療及社會介入方式,以增進女同性戀、男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的精神健康。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14 + te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