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靜下來聆聽孩子,收穫更多!作家朱天衣:女兒是我上輩子的導師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筆記截錄:

 

很少人知道,即使出身於文學氣息濃厚的家庭中,在充滿叛逆想法的青少年時期,朱天衣對寫作這件事曾是相當抗拒的。

 

自從結束前一段婚姻之後,一直與女兒保持亦師亦友的關係,認為女兒教會她的事情很多,甚至是「上輩子的導師」

潘朵拉, 點我閱讀

 

父親從來不把期望放在我們身上,給我們壓力,他只是營造一個很適合文學創作的環境。

 

父母並不會限制孩子們閱讀的書籍

 

朱天衣認為,朱西甯讓她看到的寫作態度,才是影響她最深的關鍵。

「聽說父親剛開始從事軍職,還只是個士兵的時候,夜裡大家熄燈就寢,他就拿著手電筒,憑藉著微弱的光線寫著自己的東西;後來擔任軍官,也都是利用每週那一天半的休假不斷寫作。不同於一般人靠才華去寫、有靈感才寫,父親的寫作『細水長流、綿綿不絕』,每天固定寫一千字以上,這輩子累積的文字量就很可觀;寫作之於父親是一種用生命在進行的事情,需要經年累月去完成,沒有任何僥倖。」

 

「在她三歲時我就結束了那段婚姻,從此無法與她朝夕相處,我就不讓自己成為一個見了面就不斷糾正她、對她說教的母親,而是像一種朋友關係,希望她有任何事情都願意和我說。」

 

這樣的相處模式,不僅拉近母女間的距離,也讓朱天衣覺得在傾聽的過程中獲益良多,認為「如果有前世今生的話,她就是我上輩子的導師,從她的想法中我學了很多東西。」因此,朱天衣認為現在父母一定要單方面「灌輸」孩子很多東西,有時候靜下來聆聽,反而會有更多收穫

 

小時候常看母親從外面帶回來很多流浪貓、狗,很自然地,三姐妹也就把照顧流浪動物視為理所當然的事。

 

「我希望我做這些事,不要影響她太深,因為真是一條非常辛苦的路,譬如家裡有這麼多動物要照顧,要出國、出遠門都不容易。付出的代價很大,不過獲得的也很多,我覺得她會不自覺地慢慢走上這條路。」

 

「姐姐們從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寫作,並在報章雜誌刊登作品,有些父親的文友到了家中就會問我:『兩個姐姐都在寫了,妳怎麼還沒開始?』這些話聽多了,反而讓我覺得『我為什麼要寫?為什麼爸媽、姐姐這麼做,我就一定要跟著做?』所以那段時間我是很排斥寫作的。」

 

「我從不覺得我在『教』作文,我是在『引導』。」

 

朱天衣表示,作文不是一件需要教的事,只要能寫字,就有能力用文字表達自己的想法

 

「反而是很多父母、師長,急迫地要求孩子寫出很制式的東西,認為開頭一定要怎麼寫、結尾一定要怎麼寫、怎麼樣才能拿高分、參加比賽……這些東西加諸太多,寫文章就會讓孩子覺得寸步難行,十分痛苦。」

 

朱天衣在面對剛開始學習作文的孩子,就是先排除他們認為作文最可怕的部分,再鼓勵他們把自己的感受寫出來,像是「選出三件最害怕的事情」,請他們試圖寫出害怕的情緒,一旦會描寫情緒,內容自然會豐富。

 

「我們常看到一種文章叫『流水帳』,就是從頭到尾只在記錄事情,完全沒有作者本身的想法、感受、經驗,所以一篇文章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有自己的東西,否則毫無獨特性,便會非常無趣。」

 

朱天衣認為,父母及老師不需特意要求孩子寫出什麼形式的文章,在7-12歲學齡兒童來說,給他們很多的空間,去盡情寫自己想寫的東西、享受寫作的感覺,才會讓他們在寫作上真正成長。

 

朱天衣讓我們看到了「凡事皆給予空間」的態度。

 

其實人生很多事情沒有一定的規則和標準答案,有時候我們想要在對方身上控制、掌握的東西太多,最終只是換來雙方都不快樂的結果。

 

給對方更多的空間,其實也是在幫助自己不要鑽牛角尖、畫地自限,相信在婚姻、親子甚至是在職場上的同儕相處,都是放諸四海皆準。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