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父親和女兒的對話> 爸爸有自閉症和香港腳。

<美國父親和女兒的對話>

女兒:爸,為什麼只有我是「阿」斯伯格?(臭拎呆)(哥哥沒有亞) 我不喜歡我是阿斯伯格!

爸爸:寶貝,爸爸告訴你,阿斯伯格是遺傳的,『你是阿斯伯格,所以爸爸也是阿斯伯格哦』(爸爸和女兒是同一國的。或許,讓女兒知道有亞斯伯格沒什麼。或許,爸爸就是無論如何都和女兒站在同一邊的支持她。)

 

女兒:嗯。。可是大家好像覺得阿斯伯格很不好。。。大家不喜歡我。。。。

爸爸:寶貝,你喜不喜歡爸爸?

女兒:喜歡呀~為什麼問這個?

爸爸:可是爸爸是阿斯伯格,你還是喜歡爸爸嗎?

女兒:喜歡。

爸爸:嗯~所以大家不喜歡你的原因可能不在阿斯伯格哦~爸爸是阿斯伯格你還是喜歡爸爸啊。
(有亞不是問題問題在各個事情發生時的具體情況。面對各個事情的具體情況,調亞對事情發生時的具體情況無益)

 

女兒:可是亞當他笑我是阿斯伯格。

爸爸:寶貝,你知道大家怎麼認識阿斯伯格嗎,書上寫阿斯伯格是沒有同理心的。亞當笑你阿斯伯格,亞當有沒有同理心?

女兒:沒有!亞當沒有同理心。

爸爸:所以亞當會不會也是阿斯伯格呢?(亞當變成也是同一國了?!)。

女兒:嗯!下次他再笑我的時候我要告訴他,他有可能也是阿斯伯「」(省詞)。

(事情大條了)

爸爸:亞當『笑』你是阿斯伯,是不是表示他不喜歡阿斯伯?(跟著省)

女兒:嗯呀~所以我要告訴他,他可能也是阿斯伯,讓他不要再笑我了!

爸爸:他不喜歡阿斯伯,你告訴他他可能是阿斯伯會不會讓他很難過?

女兒:嗯。。。。。。。。。。。。。。。。。。

爸爸:寶貝~在想什麼?

女兒:我在想難過的感覺真的很難受。要讓亞當也有這種感受嗎。。。。。。

爸爸:爸爸知道你知道難過的感覺不好受。我們把這個當成我們兩個的秘密,不要告訴亞當好不好?

女兒:嗯。

 

爸爸:寶貝,你剛剛在想,表示你在猶豫,猶豫是因為你有同理心。

女兒:我有同理心(眼睛發亮)!那我不是阿斯「」「」囉?(興奮,省更多字)

爸爸:哈哈~嗯嗯,有可能喔。

女兒:咦~我可能不是阿斯,耶~爸,那亞當可能是阿斯。。

爸爸:噓~我們的秘密。

女兒:^b^ 噓~~~~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冷熱的感應神經和一個人會忍不會忍,是一樣的。有的人的個性天生就是很會忍耐。家長要做的是去發覺小孩的個性,如果他是很會忍的小孩,要適時對她說,「今天我們慶祝兒童節,弟弟要買那個禮物;你想要什麼禮物你說,沒關係~我們今天慶祝兒童節,只要是兒童都有禮物。」

有個朋友的小女孩,爸媽發現她很會忍耐,年紀小小的就知道爸媽賺錢很辛苦,而且沒人跟她這麼說,也沒人這麼教她,但她就是很會忍耐;和每天都吃得很開心、想要什麼玩具一定會開口要的弟弟非常不同。

可是!因為她的會忍耐,爺奶父母開始發現,長久說爸媽工作賺錢很辛苦,不提出需求的小女孩,最近開始偷錢了,偷錢買一些小女生喜歡的文具、小東西。(後來爸爸自首,弟弟要買玩具爸爸OK,因為爸爸也會玩,就不覺得浪費XD;但爸爸覺得小女生買的小東西,不值得買==)

教小孩,是了解孩子的個性,從而培養、健全他的人格成長。孩子有什麼症,不是不重要,而是要去了解那個症它的困難在哪裡,從而理解、體諒他,但!也協助他調整、訓練、幫助自己成為自信、獨立的個體。

以下分享的這篇文章,文末那段寫到的自我認同,在小孩自我認同前,家長更是得先對孩子認同!才能教會小孩正向、健康的自我認知。一個不斷提醒自己,我的小孩有自閉症,我的小孩是自閉症的家長,如何客觀、放鬆的教育、教養小孩?或許,請先告訴你自己,你自己也是自閉症,如同上面的美國爸爸。

孩子,你有自閉症;爸爸可能也有,而且爸爸還有香港腳XDDD

曲智鑛:我和別人不一樣嗎?_2016/03/18作者: 曲智鑛_天下

 

截摘筆記:

其中一位孩子問我:「那不是參加完這個活動,我就等於向全世界宣告我有自閉症?」我說:「雖然影片記錄的形式不會刻意強調你們是自閉症,但我想你的理解是正確的。」當下這個孩子陷入了沈思。

常會有孩子問我:「我跟別人有什麼不一樣?我是自閉症(ASD)嗎?我是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嗎?」尤其當孩子進入學校,開始有了許多參照的對象後,他們更容易察覺自己與他人的差異。更有許多家長問我:「我什麼時候要讓孩子知道自己的狀況?我該怎麼和孩子解釋自閉症是什麼?」我想這是所有人都會面對的課題。

 

世界上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曾經有一位家長對我說:「我真的很害怕孩子知道自己的狀況,所以我們在他面前,都刻意不提到他是自閉兒。但是我最近總覺得孩子好像已經發現了,我應該什麼時候讓他知道自己和別人不一樣呢?」我對這位媽媽說:「我覺得我們在這世界上,應該找不到完全一樣的兩個人,也就是說,所有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樣的問題,我每年都會遇到,跟不同的孩子討論時,方法也都有些不同。但我認為有幾個核心概念是一致的。首先,就像我說的,我們應該讓孩子知道,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獨特的!再來,我們應該嘗試問問孩子,為什麼他會有這樣的感覺?他內心的想法是什麼?然後依據孩子的回答,協助他建立正向的自我概念。

 

我也曾經在台北市的國中與八年級孩子進行了一個活動,過程這是這樣的:我將全班的孩子分成小組,彼此討論小組成員每個人的特質、興趣與喜好,然後請每一組派一位代表上台,寫下組內成員的答案。我請全班同學找一找,有沒有哪些答案是彼此共通的?後來果真發現了好幾個,像是很開心(樂觀)、很愛笑、愛說話……等。我告訴全班,現在我們來幫這些特質取一個名字,最後大家決定用班級代碼806來稱呼這些共通特質。活動最後,我告訴大家,未來我就統一稱呼大家806,個人的名字就不再用了。有一個孩子舉手說:「我覺得這樣很奇怪,我還是比較想要用自己的名字,我們大家可能有共同的特質,但我們每個人還是非常不一樣的人。」這正是我希望他們發現的事: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

 

你的孩子有什麼「症」,其實一點都不重要!

 

對我來說,鑑定與診斷標準的功能只在於讓我們知道,哪些孩子需要這些「資源」而不是給孩子貼標籤。撇除這個目的外,我會告訴家長,今天你的孩子是不是自閉症(或是ADHD),其實一點都不重要。即便是自閉症也是每個人都不一樣。很多人會說,自閉症就一定會怎麼樣,一定有什麼樣的特質,我就一定要怎麼訓練他。對我來說,沒有什麼是一定的。只有當大人用健康的心態看待這件事,才有機會協助孩子建立正向的自我概念。

 

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c H. Erickson)的心理社會發展論,將人生全程視為連續不斷的人格發展歷程。其中,自我成長的內在因素是人格發展的動力,而人格發展是個體以自我為基礎的心理社會發展的歷程。他將人格發展分為8大階段,其中第5個階段(12-18歲)是孩子發展自我認同的時期。我的經驗是,有的孩子可能更早(或是更晚)開始尋求自我認同。孩子需要充分試探的機會,盡可能地探索與嘗試。當孩子開始對自己產生好奇與懷疑,就是我們切入輔導的最佳時機。

 

還記得我一開始提到我與孩子的對話嗎?我對這個孩子說:「你有自閉症,是存在的一個事實,但自閉症也不能代表你的全部。不過這是非常有挑戰的一件事,你可能會面對許多前所未有的壓力。」孩子回答:「嗯,我決定了,這樣以後不用躲躲藏藏的!」我開玩笑說:「這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是特殊的,有共通特質的人這麼多,偏偏只有你們這幾種人可以擁有被國家法律認可,還享有比一般人更多的權益與保障!」(這個玩笑不好笑)

我一直相信心理學家榮格提出的「有意義的巧合」。就在寫完這篇文章前,我收到一位廣州家長的訊息:「孩子現在十一歲半,已經明確知道自己是自閉症,但是不太覺得自己有多麼不好,我也儘量疏導他,告訴他自閉症只是一種症狀,一樣可以通過努力成為優秀的人(這裡我是不是有錯,用優秀?)但是現在出現一個問題,有一次在店裡買東西,他開始發脾氣的時候說:是因為我有自閉症嗎?所以……我一開始被他噎死了。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說你有自閉症就了不起嗎?好像又怕他覺得自己不好。如果安慰他,又怕以後成為他的武器,更擔心他去學校也這樣。後來我說:自閉症也是你的隱私,不可以隨便說出來。只能在家跟媽媽說。不知道這樣說對嗎?」

其實,既然孩子已經知道自己是自閉症的,我們就有責任讓孩子更清楚什麼是自閉症,但更重要的是讓孩子有機會探索自己的特質,理解自閉症是自我的一部份。讓孩子理解自己,持續與環境互動,建立真實且正向的自我概念。從真實認識、正確理解到完整接納,這是所有人都必須經歷的自我認同之路!我和別人不一樣?沒錯!所有人都和別人不一樣!

潘朵拉, 點我閱讀
<回覆社團留言>

聽到這句感到很安心=>我們會跟孩子一起面對跟努力的
大家也一樣,一起在努力著。

所謂自閉症,只是一個和多數人不同,和你不一樣的人而已。

難也只是難在這裡!他和你不一樣,所以你覺得難;

他和大部份人不一樣,所以你可能無從參考一般人的教育、教養方式。

難就難在不懂而己,等你懂了,就不會覺得難了。

他會需要你教會他「所有的東西」,他是「比一般小孩更加白的一張白紙」而已,需要你全部教他,包括一步一步的生理學習;尤其更重要的心理紓解。

建議如果可以,多看美式家庭劇或電影,大部份美國父母對待小孩的方式和態度,公平對他待,也是幫助你自己。

社團有家長說過,就像打電動破關一樣,教會他一樣東西或事情,就像遊戲升級一樣,關關難過,我們就是關關去過,過了,會帶給你無比的自信心和成就感。

我們同在一起。

孩子,你有自閉症;爸爸可能也有,而且爸爸還有香港腳XDDD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5 × tw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