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從捷運殺人到恐怖情人…大家都誤會了!「情緒」比「精神病」更危險

Like
Like Love Haha Wow Sad Angry

截摘筆記:

 

好長一段時間人人自危,一邊搭著交通工具一邊警戒週邊的人。大家紛紛問,台灣到底怎麼了?鄭捷為什麼殺人?我們還能夠放心地走在街上嗎?我該怎麼預防這樣的事件發生?又該怎麼找回台灣人的安全感與信任感呢?

 

愛不到,就要她死,寧願殺死對方,也不肯接受分手,這到底怎麼一回事呢?這樣的恐怖情人殺害伴侶的案件一再發生,真是令人膽戰心驚。

這次更令人注意的是,兇嫌是個條件優秀人人稱羨的菁英高材生。

 

 

在事情剛發生的時候網路上許多人留言認為,這樣殘忍虐殺的人,一定是發瘋了。

可是根據媒體報導,精神科醫師都已經初步這幾位兇嫌罹患有重大的精神疾病可能性。

一般民眾的刻板印象是精神疾病比較會造成公眾的危險,實際上研究早就證實,有罹患重大精神疾病的人,對社會的危險性比有精神疾病者來的低

到底為什麼一個人會對其他人做出這麼可怕的事情?我們可以看到,這兩位兇嫌都有強烈的情緒糾結著。大眾常常誤以為精神疾病像是不定時炸彈會引爆,其實情緒才更像是不定時炸彈,隨時會在某些人身上爆發。

 

 

每個人都會有情緒,當情緒來的時候,像是洪水淹沒了一切,直到流走才會停止。

精神分析會怎麼看恐怖情人的驚悚劇情呢?讓我們先跳過一些繞口的名詞與標籤,直接看到心理層面的基本力量。

各個心理分析家都指出人類內心躲藏著一股極為強大的破壞力,主流的心理分析師認為這個破壞力量是天生的,而是來自於人類成長過程中不可避免的挫折與失落,其是對於愛的挫折與失落

心理分析認為,小嬰兒都需要父母持續給予灌注愛。嬰兒期待可以獲得許多愛,當這個希望挫敗的時候,憤怒之火便會燃燒。小嬰兒的心態當中,或許希望愛我的人可以一直陪伴著我,不要離開我,永遠不要對我失望,也不要對我生氣。當這些事情達不到的時候,有的孩子哭、有的孩子鬧,有的孩子摔東西,有的孩子在地上打滾。

怎麼樣去面對這些人生必經的挫敗,怎麼樣去調整我們失落的情緒,便是孩子成長過程中一個重要的課題

孩子慢慢要學會即使所愛的人不在身邊仍然可以感受到愛的存在

然後慢慢建立起對於愛的信任感與恆定感,再逐步讓理智進入我們的情緒當中,發展出理智與情緒平衡的人生。

 

 

基本上所有的的心理治療,都是在做一種「」的工作,也就是爬梳整理情緒,讓理智做情緒的燈塔。情緒像是沒有整理的頭髮一樣容易打結糾纏在一起,理情像是梳理頭髮一樣讓情緒平順。

理情讓情緒可以跟理智互助互補,用理智避免情緒的爆發傷害到自己或是我們所愛的人。理情更是用理智指引我們的情感,讓我們的愛可以更適當地帶給我們所愛的人幸福。

我們都知道,預防勝於治療,情緒這件事情也是一樣。

在一個人情緒問題之後再來進行心理治療實在非常,往往辛苦努力了許久,卻只能改善一點點

如果我們可以在情緒發展的過程中,先把情緒教育做好,讓人們可以做情緒的主宰,而不是被情緒所主宰,社會中各種遺憾的案件雖然不至於完全消失,至少可以逐漸減少。

 

 

想要進行情緒教育,首先我們必須要先能夠接受情緒當中先天的部分。

有人天生多愁善感,有人天生愉悅,有人天生冷漠,有的人天生鬱悶,有的人天生衝動急躁。所有這些天性如此的部分,我們都必須要去面對與接受。

當我們可以完全接納包容自己,我們才能夠不批判地去觀察自己的情緒。不批判,我們才能夠冷靜地在情緒剛剛冒出頭的時候就看到它。

情緒只有在冒出部分的時候,能夠被轉化。一旦情緒完全衝出來以後,它的力量就強大到難以轉化了

 

 

這個過程要父母自己有很多的耐心以及高度的覺察力,並且孩子一兩歲開始就陪伴著他們面對、觀察、度過自己的各種情緒,尤其是挫折的情緒

現代人繁忙的家庭生活之中,很難做到這樣的家庭教育。

於是整個社會情緒的教育越來越不足,因為情緒引爆的社會事件,也就難免會越來越多了

 

 

想要恢復到一個平和良善的社會,我們必須要更加重視情緒的教育

 

您可能也會喜歡…